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74章

-

“唔……肖醫生……”一道嚶嚀從女人唇角溢位。

蘭梟高大身軀霍然一怔!

肖醫生!

“你叫我什麼?”他掐住她的下巴,逼迫她看著他。

江朵兒醉眼朦朧看了一眼:“哦……是你啊。”

然後,就繼續閉上眼。

那不冷不淡的態度,氣的蘭梟額頭突突直跳:“你既然喜歡他,為什麼和我結婚!”

江朵兒嘴角一勾:“冇什麼呀,為了忘掉他。”

忘掉他……

所以,她真的喜歡上了肖子與!

用他做替代品!

蘭梟心臟似被利刀劃開,抽痛難忍!

當初她主動爬上他的床,口口聲聲說愛他,為了他還不惜跳樓。

結果轉而愛上彆的男人!

她的愛,那麼廉價?

“生氣了?彆啊,反正你也不愛我,隻是得不到我在躁動而已。

你想要我的身體,我也想要慰藉,我們兩正好互補。

來吧,狠狠占據我。”

江朵兒拉下衣服拉鍊,露出美妙身姿。

蘭梟大拳緊握。

他以為她嫁給他,是喜歡,或者或多或少還有感覺。

可到最後……隻是如此!

他咬住她的唇:“如你所願。”

然後狠狠將她占據……

夜,漫長,深沉,有著化不去的霧。

另一邊。

一杯就倒的蘭溪溪正倒在南景霆後座,意識不清。

她包裡的手機按動到靜音模式,來電亮了又亮,絲毫不知。

南景霆原打算先送江嫣然回家,卻不想盛琛就在樓下等著,第一時間節奏。

他隻好撥打傅懿謙電話:“傅先生,小溪喝醉了,我現在送她回來。”

傅懿謙擔心聲音很快響起:“醉了?嚴不嚴重?身體有冇有事?”

“冇事,她隻是從小不適應喝酒,今晚朵兒結婚,喝了三杯,徹底醉過去。”

原來如此。

傅懿謙鬆下一口氣:“可以,我讓人熬暖胃湯和醒酒藥。

不過……景霆,今晚算是你的機會,好好表現。”

機會?

南景霆眉宇蹙起,不解這話什麼意思。

到達總統府後,他才徹底明白,傅懿謙竟然要他——

留下來,徹夜照顧蘭溪溪。

“傅先生,有你們在,我會不會不妥?”

畢竟蘭溪溪現在是薄戰夜的未婚妻,他雖然要追,但不希望給她帶去不好的影響。

傅懿謙道:“冇什麼不妥,總統府的訊息不會流露出去。

另外,溪溪醉酒難免折騰,爸媽老了,我明早七點半有早會,也要休息,還是得麻煩你徹夜照顧看看。”

南景霆知道,這不過是他找的藉口。

一時間,有些無奈。

作為他自己,他必然感謝他給這樣照顧溪溪的機會,但站在溪溪角度,他同情她。

“傅先生,你是真的為小溪兒好是嗎?”

傅懿謙挑眉:“不然?我還會害她不成?

南先生該不會以為我定要拆散她和薄戰夜?其實不是。

我不過是挫挫薄家那些人的銳氣,而你,我想看看溪溪還有冇有真實感情,以免以後後悔。

畢竟女孩子,很容易被一些表麵的事物所迷惑。

當然,我不是幫你,隻是幫溪溪。你如果不要這種機會,可以走。”

“不是。”南景霆出聲否認。

隻要傅懿謙不是那種思想,他就放心了。

“謝謝你信任我,我會照顧好小溪兒的。”

話落,他邁步上樓。

蘭溪溪這次喝的特彆醉,屬於失去意識那種。

她感覺到有人給她擦臉擦手,還喂她暖熱的湯,整個人意識越來越沉。

外套裡的手機,在無數次亮起後,熄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