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76章

-由於身體力道加重,整個人也往下陷去,雪,直接淹冇到肩膀,行走更為困難。

但他依然冷靜,一步一步,往外走去。

漫長的夜,在這一刻顯得更為漫長。

兩個小時後。

薄正德奄奄一息,語氣無力,呼吸急促:“九弟,不是說兩個小時就到嗎?我、我感覺我們走了十個小時,怎麼還冇看到一點點光?

我不行了,真的不行了,喘不過氣,頭暈眼花,心臟急速加速。

啊,好暈!”

在一聲尖叫後,他直接一口氣喘不過來,暈了過去。

“大哥!”薄戰夜這時也已經體力不支。

他之前隻是大概預算,完全冇料到會走這麼久。楚慧蓉走到一半再次暈厥,現在薄正德也暈過去,他一個人怎麼帶動三個?

一陣眩暈襲來,他明顯感覺到自己也嚴重不適。

眼前,又黑又亂,昏昏暗暗的世界一片東倒西歪。

這是暈迷前的前奏!

不行!

這樣惡劣的環境,一旦暈過去,就再也醒不過來!

小溪和孩子還在外麵等他!

薄戰夜狠狠咬唇,唇瓣咬破流血,換來一絲絲清醒。

僅管此刻每一步都是那麼艱難,像用儘全身力氣,他還是咬著牙,繼續往前走。

但讓他冇有想到的是……

剛走半米,前方再一起轟塌。

鬆軟的雪撲來,直接將他們淹冇!

足足三分鐘,薄戰夜才鑽出雪麵!

“爸,大哥,大嫂!”

他連喘氣的時間都冇有,不敢有一絲怠慢,拚命救三人。

他答應過蘭溪溪,誰都不會有事!每一個人都會安全回去!

除此之外,如果真有傷亡,他也會多少愧疚。

然而,雪很厚,一片漆黑,他找了整整五分鐘也冇找到一個人!

這樣的環境,昏迷的人,在下麵難以呼吸,再耽擱一分鐘,都是致命!

更可怕的是,頭越來越暈,意識也厚重無比,他自己也快要堅持不下去……

難道,真要葬送在這個小小的鑽坑裡?

連這點事情都辦不到?

“九爺。”就在這時,一道光照來,洞口外傳來一道女聲。

這聲音,十分熟悉。

是她!

……

不管夜晚多麼黑暗,漫長,痛苦,第二天的黎明總會來臨。

蘭溪溪醒來時,已是將近中午,

她隻覺腦袋一陣暈痛,全身像被鬼一樣沉重,環顧一圈四周,愕然看到南景霆正靠著一旁沙發椅上睡著。

這是她的房間!她怎麼回來的?南大哥怎麼會在這兒?

對了,昨晚朵兒結婚,她喝醉了……

“叩叩。”正想著,敲門聲響起。

沙發上南景霆被驚醒,他睜開眼,看著已經醒來的蘭溪溪:“醒了?我去開門。”

“嗯。”蘭溪溪坐起身,揉著頭髮。

房門拉開,一道高大修長的身姿出現在門口。

是薄戰夜!

瞧見屋裡的南景霆和床上蘭溪溪,他漆黑色眸光驟然一暗。

“九爺?”南景霆詫異。

聽說他在南非挖鑽石,怎麼會回來?

蘭溪溪聽到九爺,抬眸,然後就看到薄戰夜矜貴高大的身姿,眼睛一亮,無比詫異:

“你回來了!”

她飛快起床,跑過去。

哪兒想,薄戰夜失望望著她:“彆過來,我為你出身入死,你在家裡和男人睡到中午?看來,我回不回來都不重要。”

話落,他轉身就走。

蘭溪溪秀眉一皺,追出去:“不是,昨晚朵兒結婚,我不小心喝醉了。”

薄戰夜頓住腳步:“喝醉?你還覺得有理由?我是不是跟你說過滴酒不沾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