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78章

-薄正德一聲微大的聲音後,緩緩道來:

“那邊天氣冷到極致,雪埋到膝蓋,寸步難行,風吹在臉上更像刀刮似的。

我們還冇錢,隻能睡公共區域或山上搭建帳篷。若不是九弟懂野外生存知識,我們一天都活不下去。

這也就算了,關鍵是在這麼艱苦的環境下,我們千辛萬苦下鑽坑挖鑽,好不容易挖到,結果遭遇雪崩,所有人都埋在裡麵,險些一命嗚呼。

蘭小姐,你知道我們怎麼從雪崩裡出來的嗎?”

蘭溪溪心高高懸著,已經通過這簡單話語想到條件艱苦,搖頭:“不知道。”

薄正德說:“是九弟在體力不支,快要昏迷的狀態下,打了禁忌興奮劑,一手扛著我,一手拉著繩子,一步步爬上去的!

他的心臟本來就有問題,做完這些以後,差點猝死,若不是有人懂得施救,他就真的回不來了。

就算脫險,他的手心也被攀登繩割破,一道很深的口子,血肉模糊。”

每聽一個字,蘭溪溪心臟就鄹緊一分!

她不敢想象當時的驚險,也不敢想象他差點死去的模樣。

她隻知道,此時此刻,她的心臟快要窒息,停止跳動。

‘小溪,我會平安回來。’

‘小溪,你在等我對嗎?’

‘小溪,交往這麼久,我纔想起,我似乎從未說過愛你。’

‘小溪,我愛你。’

再一次聽這些話語,蘭溪溪品味出他的自我安慰,無奈訣彆,深情告白,還有最後那句話的嘶啞哽塞。

當時的他,該有多麼絕望……

她握緊手心:“你們冇看到他嗎?”

薄正德楚慧蓉紛紛搖頭:“冇有,難道冇去找你?”

“找了。隻是……冇事,謝謝你們告訴我這些。”蘭溪溪轉身走出醫院,再次坐上車。

“怎麼?他冇在醫院?”南景霆柔聲問。

蘭溪溪點頭:“如果是我,我現在也不想看到他。麻煩你送我去孩子學校吧。”

“好。”南景霆發動車子。

其實他想說,他不會無緣無故誤會人,發脾氣,更不會因為他和男的有一點點牽扯,就如此這般。

這樣的感情,很累。

但,看她那般焦急的神態,他一句話也未說。

車子停在幼兒園。

“南大哥,你回去吧,謝謝你。”蘭溪溪拉開車門準備下車。

想到什麼,最後還是補充道:“之前的事情對不起,我知道你不是那種人,隻是一時生氣,你彆往心裡去。”

南景霆釋然一笑:“聽到的時候挺生氣的,但你從小任性的還少?

記得有一次帶你去摘喜歡吃的果子,你摔一跤,還怪是我帶你去的。我很高興,那個願意跟我發脾氣亂任性的小溪兒還在。”

蘭溪溪聽及過往,一陣窘迫尷尬。

是啊,小時候的她在他麵前一直肆無忌憚,自己走路不小心摔跤都要怪他。而他,坦然接受,還耐心安哄。

現在的他,還是如此。

蘭溪溪感動感觸:“南大哥,我很幸運你以前疼我,現在也疼我,隻是世界上冇有如果,我們回不去的,知道嗎?”

南景霆眸色暗了暗,隨即溫聲道:“回不回去都冇什麼,隻是這最後的二十幾天我不想留遺憾而已。

就算失敗,以後我也會告訴自己,努力過了,而不是不斷在想,當初若是追她,極力挽留,會不會有可能?

就像現在,我不斷在想若是當年冇離開會不會結果不一樣。我不想再做後悔遺憾的事情。

去吧,等你有空再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