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8章

-

“回去,過完今天,你待在薄家,我們互不相乾。”

言下之意,不會再找她的麻煩。

算是妥協。

蘭溪溪本就隻是想嚇唬嚇唬他,不然還以為她是軟柿子,好捏。

“既然梟少求我,那我就給個麵子咯。”

她燦爛一笑,轉身,走到薄戰夜身邊,挽著他的手進屋。

蘭梟氣的臉色鐵青。

求她?誰求她了!

等嬌嬌醒了,以後有的是機會收拾她!

薄戰夜知道蘭溪溪不會任人欺負,目光掠過她平靜的小臉,唇角微勾:

“照此下去,樹敵三千,隻在一時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是蘭梟先惹她的好吧?

她倒是忘了,他娶蘭嬌,蘭梟就是他的舅子,這是在指責她對蘭梟的態度?

“要你管!”她冷不丁丟下話語,甩開他的手,一個人進去。

薄戰夜蹙起劍眉。

好端端的,怎麼對他發起脾氣?

真是個容易炸毛的女人。

會客廳裡。

蘭父蘭母為了宣揚這場婚事,特意找了記者,拍今天的‘回門照’。

拍照時,他們一臉慈祥,溫柔,談笑繽紛。

等記者一走,立即換了臉。

“蘭溪溪,你可害苦了嬌嬌,你說你,到底怎麼狠心?”

“老公,罷了,再厭惡她,都無法讓嬌嬌清醒過來,蘭溪溪,你去給嬌嬌擦身子!”蘭母冷著臉命令。

蘭溪溪一怔:“什麼?”她又不是傭人!

蘭母高高在上的諷刺:“怎麼,你享受著嬌嬌的一切,還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凶手,讓你給嬌嬌擦洗身子,你還覺得委屈了?”

不是。

什麼叫享受?她明明是煎熬好不好?

算了,和他們爭吵,還不如去給蘭嬌擦身子。

蘭溪溪站起身,直接去蘭嬌的房間。

原本漂亮豔麗的蘭嬌躺在床上,一臉蒼白,毫無血色。

空氣裡,隻有醫用器械和點滴的聲音。

蘭溪溪忍不住吐槽,歎氣:

“你倒是躺的好,受苦受罪的是我。

蘭嬌,求求你醒來吧,我一點都不想代替你做薄戰夜的妻子,更不想跟他相處。

他那種冇良心冇晴趣的花瓶男人,也隻有你當做珍寶。”

“我隻想回S城,恢複平靜的生活。”

“我跟你說,你要是一直不醒,你心心念唸的老公,可隻能是我的了。”

她一邊吐槽,一邊威脅。

手上的動作也冇停歇,擦手,擦臉。

擦完前身,她翻身準備給她擦後背。

結果冇注意力道,‘砰’的一聲,蘭嬌翻倒在地!

‘滴!滴!滴!’

醫用儀器不斷髮出聲音。

地上的蘭嬌,呼吸加速,胸口劇烈起伏……

手指,愕然一動!

這是要醒了?

樓下的人聽到動靜,飛快起身,上樓。

蘭溪溪恍然,下一秒焦急跑過去蹲在地上,抓住蘭嬌的雙肩:

“蘭嬌?蘭嬌?”

“你聽得見我說的話是嗎?”

既然聽得見,那像之前一樣刺激她,肯定有用!

她抿抿唇,再次道:

“我是認真的!薄戰夜雖不是溫柔浪漫型男友,但身材好,顏值好,氣質好,活兒還特彆棒。

你不知道吧,昨晚我和他睡在婚房,他拉著我恩愛了整整一晚,我到現在腿還是軟的呢。

也許再過一個月,我會懷孕,到時候不管是他,還是你的公主身份,名利地位,全都是我的。

想不到吧?你最討厭的我,占用了你的一切。

而你,隻能躺在這裡,做個任由我揉捏的活死人。”

她說的‘陰險’。

為了氣蘭嬌,還特意揉捏她的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