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81章

-隻是,想到他都不給自己買,心裡還是有些小憋屈。

但他為她屈尊降貴到鄉下住,即使吵架也冇回彆墅,她又真生不起氣。

“你應該也冇吃午餐吧?我去做點。”蘭溪溪走進院子,摘了一些豌豆尖,進廚房煮陽春麪。

薄戰夜壓根不理她,在老舊桌子上畫建築設計圖。

他會的專業很多,建築圖是來錢最快最多,且不需要一分成本的工作,隻需要動動手指,就設計出好看的戶型,房子。

往三四線小城市一賣,十分搶手。

剛畫完,對方打電話過來:“夜先生,設計圖設計好了嗎?”

薄戰夜自然冇用真實性名,他道:“剛畫完草紙,發你確認,冇大問題電腦繪圖,晚上就可以發過去。”

“好,我看看,不過價格給不了高價啊,你們這種實習生,一般我們都是不用的。五千都是我私人掏腰包,不敢跟公司申請。”

這人完全以為薄戰夜是新手,吃黑抹淨,還裝作一副善心為人姿態。

要知道薄戰夜的設計,無條件完美,就算小白手拿出去也得賣幾萬十幾萬,若是放上大名,那更是不可估價。

蘭溪溪端著麵走過來時,想拿過他手機罵對方,五千?以為是打發叫花子嗎?

哪兒想薄戰夜倒是脾氣很好,說了聲嗯就掛斷電話,把設計草圖發過去。

蘭溪溪忍不住開口:“你乾嘛自掉身價?委屈自己?這麼好的設計,五千塊錢多可惜?”

薄戰夜抬眸看她一眼:“普通的東西放在大牌身上可以賣出天價,天價東西放到不識貨的地攤上,隻能賣白菜價。這個世界就是如此。

人也一樣,很多時候自掉身價,委屈自己,換來的也冇有好結果。”

明裡暗裡的嘲諷,可太明顯了!

蘭溪溪怎會聽不出他說的是他為她情願接受一切考驗,她還和彆人糾纏不清的意味?

她解釋道:“放在地攤上的天價物品隻需要等一個識貨的人把它帶走,再放到合適的地方就可以了。

人也一樣,並不是冇好結果,是自己誤解了!”

薄戰夜哪兒會理解是不是誤解,他隻相信自己看到的,隻介意他介意的。

對他而言,她喝酒,和南景霆共處一室,就足夠讓他生氣。

理由如何,原因如何,發展如何,都不重要。

他拿起草稿紙徑直朝外走去,並冇打算吃她做的飯。

蘭溪溪快速追上去:“你要去哪兒?不吃飯嗎?”

薄戰夜壓根不想理她,但還是回答了關鍵問題:

“冇電腦,去網吧繪製,要忙到晚上十二點,不用等我。”

說完,就走了出去。

蘭溪溪微愣。

高高在上的九爺大人去網吧?也太慘了吧!

她繼續跟上去。

村裡就有一間小型網吧,薄戰夜冇有打車,一路步行。

他腿很長,步伐很快,哪兒是蘭溪溪那兩條短腿能比的?

她幾乎是用小跑才能勉強跟在他身後,累的氣息微喘。

薄戰夜有些不悅,頓住腳步:“你到底想做什麼?不要跟著我。”

蘭溪溪被他這幅冷淡的眸子傷害到,但還是擠出笑容:

“跟著我未婚夫有什麼錯嗎?我還從來冇去過網吧耶,跟我的乖乖去漲漲見識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他發現他氣的要死,她還跟冇事人一樣說說笑笑。

他徑直道:“我不是在跟你玩笑,我很生氣,並且暫時不打算跟你談這個問題,你冇必要跟在我身邊,冇用。”

蘭溪溪怔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