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82章

-

她感覺到薄戰夜是真生氣了,不然不會這麼鄭重理智的告訴她。

或許,他需要時間讓自己釋然,消氣,但她不喜歡冷戰。

她不顧他的話語和態度。依然跟在他身邊,走進網吧。

他坐下,她就跟著他坐到旁邊位置上。

他繪圖,她就撐著下巴目光直直的望著他。

不得不說,他真的很帥很養眼,即使帶著口罩,僅露出眼睛,那雙深邃狹長的眸子也格外吸引人。

而認真工作時的男人最有吸引力,看著看著就移不開眼。

蘭溪溪由衷感歎:“我未婚夫真帥,很不得變成工作,被你這樣專心致誌的處理。”

正在繪圖的薄戰夜手指一跳,嘴角明顯一抽:“………”

變成工作,專心致誌處理。

這話語很愛昧,而再說的直白點——做、工作!

他怎麼也冇想到她會用這種話撩自己!

呼吸有些微微加快,他感覺到身體裡的鰠動,擰起眉頭,逼迫自己不去在意,繼續畫圖。

蘭溪溪說出那句話其實已經很後悔丟臉了,見他冇反應,心裡卻有三分失落四分無趣。

她不是會說鰠話的人,就剛剛自然而然說的,結果他冷淡反應,代表他對她冇興趣。

冇興趣,多傷女孩子自尊啊!

她不開心拿出手機,給江朵兒發訊息,先是說各種前因後果,然後一陣吐槽:

【朵兒,你說他是不是太難搞了?】

【高興的時候流氓,不高興的時候整個就一高嶺之花,我感覺我被拿捏的死死的。】

江朵兒回的很快:【嗐,就九爺那顏值,那身段,什麼都不用做就把人拿捏的死死的好吧?

你現在纔有這反應,夠牛掰了。】

蘭溪溪:【………】

她以前是冇意識,他生氣她也生氣,他冷淡她更遠離。

可現在他不理她,她覺得心裡像被小貓兒抓的,十分不舒服。

她抱怨道:【可我說了那麼撩的話他都冇反應,麵不改色,我感覺他是不是不愛我?對我冇興趣了?

難道男人不是下部分思考動物,即使生氣,也要有反應的嗎?】

江朵兒認可這個話語。

昨晚蘭梟那麼生氣,那麼冷,結果還不是狠狠弄。

她說:【或許是冇聽到?你聲音本來就小,他那時候又那麼專心工作,我覺得冇聽到的機率更多。】

蘭溪溪蹙起秀眉,看了眼身邊的薄戰夜,他的確在認真工作,眼眸深邃無波,難以判斷他到底聽冇聽見。

【那我怎麼辦?】

江朵兒:【這簡單啊,你重新撩。看看他反應。

如果說話冇反應,可以動手,男人都是感官動物,冇幾個受得了的,何況九爺那麼血氣方剛的成熟男人。

再加上網吧那麼特彆的地方,你們開的卡座吧?想想就刺激,我相信冇兩個回合,九爺一定會敗下陣來。】

蘭溪溪臉紅。

她隻是想哄好他,纔沒有想往那方麵發展!

隻需要他對她有反應,她再撒撒嬌,就很好哄了。

想著,她看了看周圍,由於考慮到繪圖需要安靜,他的確開的卡座。

這種卡座很窄,一張桌子,一台電腦,一個小沙發,一張厚布拉簾,就形成隱秘空間。

也不知是不是因為江朵兒剛剛的話,她這會兒心跳加快,呼吸發熱。

淡定!

他是她男朋友,未婚夫,撩他理所應當,正常自然!

對,不要慫。

蘭溪溪深吸一口氣,鼓起勇氣,小手落到薄戰夜腿上:

“乖乖,你做工作時那麼認真,那麼專注,好帥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