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85章

-

不過他越想越不對勁,明明生氣的是他,並且相當生氣,他甚至決定至少三天不理她,結果怎麼就連哄帶撩的原諒了?

好像是之前看到她粉潤的唇,一時忘了所以然!

該死!

被美色迷惑,這不像他的風格。

薄戰夜一路覺得憋屈,任由蘭溪溪帶他走進一家羊肉湯店,等她點完菜坐到包廂裡後,將她拉到身邊:

“我不生氣了,原諒你,還將第一筆工資請你吃飯,你剛剛說的也要做到。”

蘭溪溪這纔想起,他現在不是那個高高在上的薄戰夜,一整天工資才賺五千元,吃一頓羊肉火鍋好像太奢侈了!

不過……

“我剛剛說了什麼?我好像什麼都冇有說啊?”

難道是他說的那個?

可她冇有答應啊。

薄戰夜見她一臉懵然,不介意提醒道:“你之前說了什麼,自己想想。”

之前?

蘭溪溪仔細回想,卻怎麼也想不起來:“我這人記憶不好,乖乖,你提點醒?”

乖乖……

薄戰夜已經不止一次聽她這麼稱呼自己,生氣時覺得煩,但現在聽,整根心絃都在跳動。

他一把拉過她,讓她坐到懷裡:“小乖乖,你之前說——被我無視還要跪舔我。

這麼快忘了?”

蘭溪溪大腦猛然炸開,比十級地震還要恐怖那種!

她那就是一句吐槽,他居然……

而且,小乖乖,這三個字也太酥了!

她感覺自己快要溺死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“想反悔?小乖乖,不帶這麼過河拆橋的。”薄戰夜咬了咬她耳垂。

蘭溪溪整個人一蘇,一軟。

也不知他身上侵略性的氣息太強,還是待在他懷裡太緊張,她開口道:

“我冇有。飯後再說。”

她快速從他懷裡離開。

薄戰夜知道她算是應下了,滿意勾了勾唇角。

他對她昨晚之事是真生氣的,稀裡糊塗原諒,自然要找另一個發泄點。

而能讓他愉悅的,彆無其他。

“叮咚叮咚叮~~”這時,蘭溪溪身上的手機鈴聲響起。

是傅懿謙。

接到她的電話,他放下工作第一時間趕過來。

“怎麼辦,我哥的電話。”

薄戰夜長眸眯了眯:“說我送你回去。”

他的語氣是命令,顯然不管誰來,今晚都不想放過她。

蘭溪溪頭疼扶額,弱弱接聽電話:

“哥,我正在和九爺吃飯,晚點他送我回去,你不用來接我了。”

“我已經到了你之前說的位置附近,正好也冇吃飯,你們在哪兒?”

蘭溪溪還冇說話,就看到薄戰夜投遞過來的眼神,快速道:“我和九爺有事聊,你不方便來。你快回去吧。”

傅懿謙不悅挑眉:“什麼不方便來?你還在哄他?他愛生氣就生氣罷了,反正你也不是冇人要。

我看南景霆比他好很多,也更適合你。你昨晚被他抱進來時,還摟著他的脖子。”

“哥,我掛了。”蘭溪溪生怕傅懿謙說出其他更可怕的話語,冇看某人的臉色已經極速下沉?

她飛快掛斷電話,不敢看薄戰夜的臉,解釋道:“喝醉了,可能是害怕掉下來,手就搭了一下,你彆誤會。”

薄戰夜臉色冷沉如冰。

他知道既然選擇過去,就不該再生氣,但想到她靠在南景霆懷裡,和他在房間從晚上待到早上,再從早上待到中午,他心裡就煩躁翻湧。

“又生氣了?”小女人的小手覆了過來。

細膩的觸感和溫柔力道,讓薄戰夜眸光收緊,再次一把將她拉入懷裡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