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90章

-

懷裡的蘭溪溪亦香軟馨香,他一隻手臂給她枕著,一隻大手落在她胸上,也很快睡去。

這一夜,格外美好。

第二天一早。

傅懿謙像可惡的法海,一大早就過來,要將蘭溪溪接走。

“哥,這才九點,你不用上班,不用開會,不用做事嗎?”

傅懿謙看著她惺忪的睡眼:“少來,今天回去有事,跟我走。”

“哦,好吧。”蘭溪溪倒也冇有再掙紮,隻可憐兮兮,依依不捨的望著薄戰夜,揮手拜拜。

薄戰夜看著她像個被大人領走的小孩兒,走過去揉揉她的頭:

“乖,晚上我去總統府,給你送禮物。”

這話,讓蘭溪溪有了期頤:“好,那乖乖,你一定要過來呀。”

薄戰夜嘴角一抽:“……”

他雖私底下臉皮厚,且喜歡她那麼稱呼自己,但三十歲的大男人,在外人麵前被稱作乖乖,還是有些許難為情。

一旁傅懿謙也的確麵色充滿疑惑驚訝:“乖乖?他一個三十歲的大男人,你能不能再叫的膩歪點?”

蘭溪溪揚起下巴,嘟起小嘴:“我就喜歡這樣叫。”

然後看向薄戰夜:“是吧,乖乖,你也喜歡我叫你乖乖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內心無比複雜糾結,表麵卻無比平靜寵溺道:“嗯,你是小乖乖,跟哥回去吧。”

“好。mua~~”蘭溪溪在他臉上一親,這纔回去。

其實,她之所以這樣,是想讓傅懿謙知道,她和薄戰夜有多恩愛,有多不捨。

不然,他總覺得她還喜歡南景霆。

薄戰夜能猜出一二,摸了摸臉上的溫濕感,嘴角勾起,拿出手機給那人發訊息:

【你定地點。】

【ok。銀座咖啡廳。】

薄戰夜看到位置,皺了皺眉,但依然過去了。

奢侈卡座內,坐著一個打扮漂亮的女人。

她是——

宋菲兒。

原本還要在裡麵待一段時間的她,經過努力改造和積極立功,已經獲得出獄資格。

最重要的是,傅懿謙將她當做棋子,放了出來。

而今天的她,自然經過精心打扮。

一條粉色緊身吊帶連衣裙,外搭白色皮草,露出漂亮的腿和領口。

整個人養眼顯嫩,甜蜜柔暖。

“九哥哥。”一見到薄戰夜,她嘴角就揚起燦爛笑容。

想要站起身,下一秒,卻啊的一聲朝前倒去。

“小心!”薄戰夜眼疾手快衝過去,扶住她:“醫生不是提醒過你,暫時不要起身或運動?”

宋菲兒因救薄戰夜,在雪地裡傷了腿。

她望著他:“可是人家見到你很高興嘛,九哥哥,快坐,你喜歡喝什麼?我給你點。”

她重新坐回輪椅上,招呼服務員過來。

服務員不由得多看了兩眼薄戰夜。

今天的他,身著普通衣服,手腕上也冇有戴腕錶,一個口罩遮住俊逸的臉,看起來就是一身材好、長相可以的小白臉。

再配合有錢嬌貴的宋菲兒,很難不讓人猜想釣富婆的不正當關係。

服務員將注意力都放在宋菲兒身上:“小姐,我們家的特色很不錯,你可以看看。”

薄戰夜瞭解宋菲兒,直接開口:“一杯白開水,一杯卡布奇諾,莓心甜品。”

這種小白臉,居然知道他們家的招牌?

看來為了釣富婆做了很多功課嘛。

服務員內心嘲笑,表麵客氣的點頭,退下去。

宋菲兒卻是一臉詫異:“九哥哥,你怎麼喝白開水?還有,你身上怎麼穿普通衣服?薄家冇有破產啊。”

薄戰夜如實說出原因,最後道:“體驗體驗冇錢的日子也挺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