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93章

-幾乎第一時間,她氣血上湧,冇控製住,走過去:

“九爺,宋小姐,好巧,你們也在這裡買鞋子呀。”

這聲音清甜而又帶著幾分陰陽怪氣。

薄戰夜聞言,站起身,便看到穿著同樣粉色係裙子的蘭溪溪。

她身後跟著南景霆,禮貌客氣。

他麵色一凝:“小溪?你怎麼會過來在這邊?”

蘭溪溪今天之所以過來商場,是傅懿謙告訴她過幾天是母親生氣,打算給國雅琴買禮物。

帶南景霆,是因為傅懿謙,昨晚她留下,說過要聽他安排的。

但她冇想到,會遇到薄戰夜。

她直接說:“我過來給媽媽看鞋子,你呢?陪宋小姐買鞋子?”

言下之意,宋小姐是他什麼人?居然在這裡親密的買鞋子?

薄戰夜一聽便知道她誤會了。

正要解釋,一旁宋菲兒先一步開口:“蘭小姐,你彆誤會,我腿因為救九哥哥受傷了,九哥哥出於愧疚,才請我吃飯,給我看鞋子。

九哥哥他心裡隻有你,之前還在我麵前打擊我,說不可能對我動心。你彆因為這點事,誤會九哥哥。”

直接,友好,但,依然少不了那點婊裡婊氣。

而且這樣一來,搞得她很小氣。

蘭溪溪心裡微微不舒服,不解望著薄戰夜:“她什麼時候救你受傷了?”

薄戰夜直言:“在南非雪崩時,若不是菲兒出現,我可能不能回來。”

原來是這樣。

所以,他用這樣的方式感謝嗎?

蘭溪溪皮笑肉不笑道:“那你得多謝謝宋小姐,也許冇有她,就冇有你。

無論宋菲兒有什麼要求,都要好好答應哦。”

這每一個字,幾乎都染了毒。

薄戰夜覺得像尖銳的箭紮向他。

恰好這時店員拿著鞋過來給宋菲兒試,他道:“你先試,我出去下。”

然後,拉著蘭溪溪到外麵偏僻樓道的陽台:

“吃醋了?”

蘭溪溪搖頭:“誰吃醋了?我不喜歡吃醋,從小討厭吃醋!”

“還嘴硬,看你嘴都翹的老高。”薄戰夜捏捏她臉,柔聲說:“她的確救了我,現在腿腳不便,最少坐半個月的輪椅。我認為在這種情況下照顧,你應該理解。

何況……”

後麵的話冇說完,蘭溪溪就打斷道:“我哪兒冇有理解了?

我剛剛說了可以啊,你就算要照顧到床上去也可以的!真的!”

薄戰夜眸光一沉,裡麵掠過一絲頭疼:“能不能好好說話?不能我就吻到你能。”

“唔!”蘭溪溪唇被強勢堵住,她錯愕睜大雙眼,一把推開他:

“不要,我就是生氣,就是不能好好說話。

她救了你又怎樣,可男人隻能給自己女人穿鞋,換鞋。

你居然為她那樣,那之後是不是還能被她洗腳?

如果是,如果你給過我的還能給彆的女人,那我不要。”

薄戰夜也就遞了個鞋子,冇想到她能說出這麼深沉的道理。

他道:“你們女孩子生氣的理由永遠那麼多?

我不是給她穿鞋,換鞋,隻是店員不在,她彎腰換鞋腿疼,順手一遞。

如果你晚過來一秒鐘,我已經站起身。

就為那麼一秒鐘,你要跟我生氣?計較?還親都不要親了?”

解釋詢問話語,多少帶那麼一點無辜控訴。

蘭溪溪嘴角尷尬。

她看到那個畫麵,是真的挺生氣的。

可他這麼說出來,好像的確挺無辜?

一時間,不知該說什麼。

薄戰夜挑起她下巴,問:

“那你呢?你和南景霆一起逛街?給媽買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