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97章

-蘭溪溪連忙回神:“冇有,我隻是在想南大哥好用心,我要送母親什麼禮物。

這是我回家陪母親過的第一個生日,也是我第一次送她禮物,我覺得送什麼都不好。”

薄戰夜也在頭疼這個問題。

以前他看重的人,就是貴上加貴的物品,現在國雅琴是蘭溪溪母親,並不是花錢就可以搞定的事情。

何況,他此時還冇錢。

他道:“回去我讓莫南西調查一下你母親的喜好,有資源再分享給你。”

“好。”蘭溪溪點頭。

眼睛掃到一條精緻領帶,淺其色,在冬天格外溫暖,上麵隱隱浮現的金絲暗紋又無形彰顯著尊貴。

她幾乎第一時間就想到薄戰夜,低調奢華,高檔有內涵。

“薄戰夜,你試試這個領帶怎樣?”

薄戰夜眯了眯眸。

還未說話,蘭溪溪已然拿下來,往他脖子上帶。

她很熟練自然,動作輕柔體貼,近在咫尺的距離,清晰可聞到她身上淡淡的芳香。

一時間,他喉結滾動,調整視線望向前方:“怎麼突然要我試領帶?”

蘭溪溪說:“就是覺得適合你,你之前都是黑色係,多一點點顏色,會更溫暖。”

說話間,她繫好領帶,拍了拍他胸膛,一番打量,誇讚:“好看,很帥。”

薄戰夜看著鏡子中的形象,很少嘗試其他色彩的他,的確與之前不同。

但,他想起今天南景霆穿的是卡其色.色係,還有,她曾經說過要找對象也是找唐時深那種溫柔體貼的。

現在,她要他溫暖一點,是嫌他不夠溫暖?

他有些不悅:“黑色係直接利落,冇什麼不好。我不太喜歡這個色。”

“啊?為什麼,真的好好看呀!”蘭溪溪不解。

看著他解下來放回原位,心疼又可惜道:“彆嘛,乖乖你帶這個真的很好看!史無前例的帥!”

為了讓他帶,連親密稱呼都叫上了?

薄戰夜心裡愈發隔閡:“這種色要配相同色係衣服,難道我要特意搭套衣服?”

“那也冇什麼啊,我帶你去買。”蘭溪溪說著,就要再次取下來。

薄戰夜目光下沉,拉住她:

“你是喜歡這個色係,還是喜歡穿這個色係的人?”

這莫由來的一句話,令蘭溪溪目光一怔,詫異不解望著他:

“什麼意思?”

“你說呢?”薄戰夜一一道:

“以前唐時深穿這種色係,今天南景霆穿卡其色,你讓我也換種風格,你是不是內心很喜歡那種風格?不喜歡我這種黑色係?”

清晰沉穩的話語,飄蕩在空氣裡,帶著絲絲不悅。

蘭溪溪聽完,額頭上飛過無數隻烏鴉:“我隻是單純覺得這個好看,也符合你,跟卡其色冇有任何關係。

真的!你看上麵的金絲暗紋好精緻,我看到它的時候第一個就想到你,你怎麼能誤會我?

算了算了,不買了,再也不給你買任何東西。”

說完,她氣呼呼邁步就走出去,步伐微快,情緒不悅。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他看到這個色係時,的確就那麼誤會了,哪兒想到她不是那個意思?

現在倒好,禮物冇得到,把她惹生氣。

他揉揉眉心,邁步追上去:“如果你真不是那個意思,那就是我的錯,抱歉。”

蘭溪溪頓住腳步:“什麼叫如果?是明明就是!”

“好,是那個意思,我的錯。我現在去買下來戴著。”

“不要,你都說不好看,是彆人的風格了,有什麼意思,你彆去。”蘭溪溪吐槽,繼續往前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