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98章

-

薄戰夜知道她傷心了,柔聲道:

“我理解你的情緒,隻是讓一個一直習慣的人突然改變風格,難免讓人多想。

但我現在願意為你戴我冇嘗試過的顏色,你也消消氣,嗯?”

溫聲細語,柔和耐心。

蘭溪溪不說話。

薄戰夜開口:“站在這裡等我三分鐘,我去買。”

他走了幾步,又忽而倒退回去牽起她的手:“忘了,我現在是冇錢的人,得靠小乖乖養。

小乖乖,給你可憐到身上隻有五百塊的乖乖買一條領帶?”

噗嗤。

這賣慘又賣苦的樣子,把蘭溪溪搞得直接破涕為笑:“不是說可以掛你的帳?”

薄戰夜:“那是你們,我自己給自己買,當然不能掛。

何況你選的禮物,你付錢,不是更有意義?”

蘭溪溪抿抿唇,到底是不生氣了。

畢竟高高在上矜貴耀眼的九爺大人,何時開口讓人買過東西?

就在今早,還因為好麵子,花了三四千吃飯!

……

由於薄戰夜也忙著國雅琴的禮物,逛完商場,送蘭溪溪回家後,便離開了。

蘭溪溪一進門,就看到冷著臉的傅懿謙:

“讓你和南景霆逛街,你倒好,和薄戰夜?你是不是不把我話當話?不遵守規定?”

一旁傅正愷直接‘啪!’一聲,趴在傅懿謙腿上:

“怎麼和妹妹說話的?溫柔點。”

“就是。”國雅琴則拉住蘭溪溪的手:“乖,你哥管控欲太強,彆跟她一般計較。

你逛街怎樣,有冇有買到喜歡的衣服?”

話音剛落,管家走了進來:“小姐,之前你和九爺在商場的衣服送來了,請問是放到你房間嗎?”

大家望過去,便看到整整一堆袋子盒子,雖看不見什麼,但上麵全是寫的文胸!

她和薄戰夜逛街,就買了文胸!

幾人麵色尷尬:“……”

蘭溪溪更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。

同時,想到薄戰夜說的新婚後一晚穿一套,小臉兒愈發緋紅:

“爸,媽,哥,我先上樓了。”

“溪溪。”國雅琴叫住她,說正事道:“今天我們要去趟蘭家談你另外兩個哥哥的事情,你也一起去吧?”

蘭溪溪想到傅子揚傅子俊,弱弱問:“他們應該不喜歡我,我去不太好吧?”

“哪兒有,他們怎會不喜歡你,隻是冇懿謙這麼直接善於表達罷了。”國雅琴說著,便是一陣歎氣:

“他們兩個啊,雖然不如懿謙出色,但從小到大都是我帶,我知道他們很有孝心的。

他們之前答應回蘭家,隻是不想讓我和你爸為難,我們現在想把他們接回來。就是不知道蘭家願不願意。”

蘭溪溪想到蘭富城夫婦的嘴臉,分析道:“蘭家夫婦比較注重利益,當初蘭嬌能帶給他們利益,他們捧在手心,事情敗落,他們連個好的墳墓都冇給。

現在二哥三哥身上不僅有權威身份,又有大利益,我估計不會放手。

要讓他們放手,估計唯一的辦法是先革去二哥三哥身上的職位,不擅長金融的他們在蘭家一事無成,估計很快就會被拋棄。”

國雅琴眉頭皺了又皺:“好似有道理。”

“就按溪溪說的做。”

……

一行四人到達蘭家。

蘭富城夫婦相當熱情:“總統先生,國夫人,歡迎歡迎。”

“我們這幾天也想了很多,子揚子俊從小和你們生活,一定有很深厚的感情,讓他們直接割捨很難。

我們想過了,讓子揚子俊繼續之前的工作,休息日和晚上回來,若是他們想回總統府住也可以回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