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02章

-見薄戰夜擰著眉不動,她又道:

“我是醫生,你手傷嚴重,一個人換也很不方便,單純給你換藥,這也不行嗎?”

薄戰夜無奈,到底還是把手遞出去。

宋菲兒用剪刀剪開他的紗布,細心而熟練的用醫藥酒精給他擦洗,然後換藥包紮。

她的動作,溫柔之中多了幾分專業。

包紮完,她拿出手機拍照:“好啦,明天早上我又過來給你送早餐,以及換藥,今晚早點睡吧。”

薄戰夜掀唇:“等等。”

“嗯?九哥哥不想我走嗎?我可以留下來給你暖被窩哦~~”宋菲兒睜著明亮的眼睛,十分期待。

薄戰夜說:“明天我有事出去,不用過來。”

瞬間,她眼裡星光暗淡下去:“哦,白高興一場。沒關係,我明早早點過來。”

說完,不等他再開口,她滑動著輪椅離開。

薄戰夜看著她背景消失,無奈,關上門,回床上。

鄉下的夜晚很寂靜,能聽到自己呼吸聲。

如果是冇遇到蘭溪溪之前,與蘭嬌解除婚約之後,出於感恩感激,他或許會同意娶她。

但,嘗試愛情後,他方纔知道什麼叫不可將就。

即使以後冇有蘭溪溪,他也不會再婚。

……

翌日,薄戰夜的確有事,很早便出去談工作。

他這次賣的設計圖就在帝城,價格比三四線城市高十倍,但對方擔心他剽竊,要求麵談。

可等他去了,人家壓根不搭理他,晾他一整天。

“九爺,這公司也太過份了,要不算了吧?我找找彆的辦法幫你,輕輕鬆鬆幾十萬度過這二十天。”莫南西打抱不平。

薄戰夜道:“不用,我從不做手腳之事,不就是等嗎?我很有耐心。”

耐心……

莫南西很想說,這兩個字跟九爺你壓根不搭邊好嗎?

以前但凡策劃案不好,就直接否定,說冇有時間和耐心再去給第二次機會。

就連吃飯也是以最快時間速戰速決,說冇必要花耐心在雜事上。

現在在這裡等了大半天,還說有耐心……

九爺,真的變了。

薄戰夜似想到什麼,突然問:“莫南西,以前我們公司是不是也這樣,經常冷落刁難新人?”

莫南西瑟瑟發抖:“……是,九爺你說要爭取機會,就要有等得起的耐心,還說……能讓他們等,已經是天大的恩賜……”

薄戰夜擰眉。

原來,他是這麼自我的一個人。

傅懿謙這個考驗倒也不錯,讓他側麵看到自己的不足。

一整天,薄戰夜都等在公司大廳,吃的也隻是外賣。

直到下午七點半,對方下班出來,才與他交談。

忙完回家,已是晚上九點。

今天下了淅淅瀝瀝的雨,地上的雪和泥濘混到一起,十分冰冷而肮臟。

“九爺……要不我給你找兩鞋套戴著?”莫南西擔憂的在車裡翻找。

薄戰夜倒是想,但未免太小題大做。

何況傅懿謙用這樣的辦法考驗他,不就是想讓他吃這些苦?看他能不能承擔得起。

他道:“不用,你回去吧。”

說完,徑直邁步走進去。

莫南西看著他高大修長背影,發自內心感歎: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,九爺是直接不過!

院裡。

薄戰夜剛踏入,就看到一抹意外的身姿——

她在屋簷下,雙手抱著瘦小身子,隱隱發抖。

花容精緻的小臉兒凍得發白,牙齒打顫。

不是彆人,是精心打扮的宋菲兒。

薄戰夜劍眉一擰,詫異走過去:“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