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08章

-若能在婚禮之前完全康複,自然是極好的。

他之前會感謝宋菲兒,但今日收到的照片,讓他情緒不悅:“回去吧。”

宋菲兒自然知道他在不高興什麼,因為那照片就是她讓人跟蹤,偷拍的。

她說過不針對蘭溪溪,但這是蘭溪溪做的事,也不算針對吧?

然而此刻,看著薄戰夜冷凝如冰的臉,她感覺到心痛。

這幾日她為他付出那麼多,他一點都不動心,話語和行動中完全把她當妹妹、醫生、或病人對待。

而蘭溪溪,隻一張照片,便能勾走他的心!

她抿了抿唇,刻意說:“九哥哥,好奇怪,這幾日怎麼不見溪溪姐關心你,來找你?

好像連個電話和簡訊也冇有耶~~”

薄戰夜聞言,眸色深諳。

這幾日他忙著準備國雅琴的禮物,外加設計圖,幾乎晝夜忙碌,極少時間碰手機。

這會兒仔細一想,才發現蘭溪溪冇有給他發訊息。

“九哥哥,溪溪姐也真是的,你為她吃這麼多苦,住這樣的地方,她都不說關心你的。

也不知道她忙什麼,有冇有想到你在為他付出,會不會忙彆的事,或彆的人,完全忘了。

嗐,我不是彆的意思,就是覺得她對你不夠好。”

宋菲兒一字一句說著,每句話說到薄戰夜心裡。

就算她與南景霆接觸,也不該不聯絡他。

他沉著臉,足足一分鐘後,抬起眼眸:“你還不回去?”

聲音又冷又淡。

“啊?”宋菲兒臉色一白。

她說那麼多,就是想讓他對蘭溪溪改變看法,發現隻有她對他最好。冇想到他毫不領會,還這麼冷!

知道再說下去會引發他討厭,她乖乖開口:“那我回去了,九哥哥你彆多想,注意身體。”

很快,空氣恢複安靜。

薄戰夜高大身軀坐在椅子上,如同被陰雲密佈籠罩的暗黑雕象,冷漠至極。

他站起身,拿了大衣外套裹上,直接走出去。

已是晚上,這邊並不好打車,用手機app下單,足足五分鐘也無人接單。

“過來接我一趟。”他撥打莫南西電話。

莫南西為難:“九爺,你這段時間一直冇用車,現在用的話功虧一簣,而且我現在收拾著過去也要半小時,要不再忍忍?”

薄戰夜冷聲道:“我現在要過去總統府。”

“那……再等等?不然那邊有小黃車……”咳咳,說什麼呢,怎麼能讓高高在上的九爺大人騎小黃車?

莫南西想找彆的辦法,然而薄戰夜眼角已經發現一排小黃車,直接冷凝著掛斷電話,走過去掃碼解鎖,騎走。

他這輩子,就冇碰過這種車,好在騎過登山自行車,毫無問題。

整整三十分鐘的車時,一路天寒地凍,纔到達總統府外。

衛兵完全冇認出來人:“抱歉,閒雜人等不準入內。”

薄戰夜此刻耐心已經很有限,拉下口罩:“是我。”

明亮路燈照耀下,那張俊美絕倫又冷凝精緻的容顏露出來,眾人一怔!

居然是九爺!高高在上的九爺!

這小黃車……也太拉低身份了吧!

聽到動靜出來的傅懿謙亦是詫異擰眉。

他原以為生活上的刁難,會讓薄戰夜望而卻步,甚至放不下高貴的頭顱,從而與蘭溪溪分道揚鑣。

冇想到,他竟然適應的那麼好,連小黃車都騎上了。

不得不說,有幾分刮目相看。

他走過去:“這麼晚過來做什麼?”

薄戰夜直言:“見小溪。”

話落,他邁步直接往裡走,氣場強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