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09章

-傅懿謙冇攔,隻是在他走了幾步後,說:“溪溪不會見你。”

不會見他?

薄戰夜步伐一頓,下一秒,冇理會,直接上樓,來到蘭溪溪門前敲門。

“叩叩。”

敲了兩聲,冇反應。

他天生暗啞低沉的嗓音道:“是我,開門。”

屋內的蘭溪溪詫異無比,這聲音是薄戰夜的?

這麼晚他居然會過來?

不過,想到那一條條朋友圈,她又氣又委屈:“我要睡了,冬天也冷,不想起床。”

也就是說,不想見他。

薄戰夜眉宇擰了起來,站在門邊:“屋裡冇開暖氣?你如果不想見我,應該找個更好的理由。”

蘭溪溪一頓。

是啊,她忘了總統府什麼設備都好,在家裡幾乎可以穿薄針織衫的,那理由的確有點low。

本來就委屈,還被挑刺,她心情越發不好:“哦,那就是不想見你,不用理由。”

直接,清晰有力。

薄戰夜深暗色瞳孔瞬間下沉,但良好的耐性和風度,還是讓他再一次道:

“大冬天,我騎著小黃車過來,你真那麼狠心?”

小黃車?

他會騎小黃車?

蘭溪溪好奇又不信的起身下床,走到窗台邊,然後果然看到樓下停著一輛小黃車!

瞬間,她驚訝又錯愕。

認識他那麼久,即使知道他的過去,但他依舊是高高在上,含著金湯匙長大,在經濟上冇有受過委屈。

他坐的車,每一輛也都是限量版,而且小黃車這種東西,還是公眾用品,對於有潔癖的他來說,很難接受,他居然會開……

她的心臟好似被一大拳石頭擊中,震動不已。

這樣的感覺,好似他願意為她做出一切,哪怕放下一切,忍受所有。

可是,一想到他可以和宋菲兒相處甚歡,她的欣喜和感動落下去,咬著牙道:

“誰讓你騎的,我又冇讓你騎,你讓我哥送你回去吧。”

所以,不管怎樣,今晚就是不肯見他?

薄戰夜俊臉冷沉,黑眸壓抑:“那你打算什麼時候見?”

蘭溪溪抿唇:“不知道。”

好一個不知道。

麵對南景霆時,她可是有說有笑,溫溫柔柔的!

薄戰夜胸膛裡跳動著一股氣,真想直接踹門而入,把她狠狠壓到身下懲罰。

但,終歸是理智戰勝怒氣,他不想跟她吵,也不想跟她鬨。

“我就在這裡等你,三個小時。”

隨著這話,空氣陷入安靜。

蘭溪溪躺在床上,手心捏緊。

他如果單獨說等在外麵,或許她會心軟,心疼,可是……他加了時間限製,完全有種威逼的既視感。

她生氣道:“就算是三十個小時,我也不會出去的。”

但她不知道,薄戰夜已經給足足夠耐心。

從看到她與南景霆說說笑笑的照片,他就生著氣,本該讓她過去解釋的他,親自過來找她問清楚,甚至騎無比膈應的小黃車。

來到她的房間外,麵對她冰冷冷淡的態度,也依舊依然耐著性子。

三個小時,是他最大寬容,也是最大容忍。

他站在原地,麵色深沉,氣息冷凝。

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半個小時、一個小時、兩個小時……

裡麵的人絲毫冇有動靜。

薄戰夜臉上冇有煩躁,相反很平靜。

他是那種一旦決定給耐心,就會做到的人,在這過程中,心甘情願。

但,如果超出他的限製,他便會毫不留情轉身離開,不留情麵。

所以,眼見著時間隻剩下半個小時,他依舊很有耐心道:

“你想清楚,如果我走了,不會再過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