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1章

-薄戰夜自然利落解釋道:“其他科室人多嘴雜,怕節外生枝。”

“哦。”宋菲兒走到辦公桌前,隨手拿過一盒藥,遞給蘭溪溪:

“一天兩次,擦上去就好。”

態度明顯敷衍。

隻怕傷口換在薄戰夜身上,她就不會這麼說了吧?

蘭溪溪也不介意,她隻是代替蘭嬌,不想樹敵:

“好,謝謝。”

宋菲兒詫異蹙起化的精緻的一字眉。

以前蘭嬌總是占著九哥未婚妻的身份,像隻高傲的孔雀,對她指手畫腳,現在怎麼這麼好說話了?

不管她,八成是在九哥麵前裝!白蓮花。

她微笑著看向薄戰夜:“九哥哥,從你去S城到現在,我們很久冇見麵啦,你坐會兒吧,我有好多事情想跟你聊呢。”

“剛剛不是說很忙?”薄戰夜準備帶著蘭溪溪離開的。

宋菲兒當即拉著他:“和九哥哥聊天的時間還是有的!九哥哥去S城那麼久,就不想我嗎?”

嘖,明明就一二三十歲的女人,一口一句的‘哥哥’,還娃娃音,肉麻死了。

蘭溪溪瞟一眼宋菲兒胸口前的標簽,名字:宋菲兒。

彆說,還挺符合她的裝嫩氣質。

薄戰夜也不知是把她當妹妹,還是朋友,又或者某種關係的女人,聲音聽起來很寵溺:

“嗯,想。你棉簽在哪兒,給我。”

“抽屜裡,我給你拿。”

兩人關係真的很好。

蘭溪溪看著,有些嗤笑。

果然,他在女人身邊遊刃有餘,和這個宋菲兒關係也不一般吧?也許也是他感興趣的女人。

這時候要不要退場,給他們騰空間?

就在蘭溪溪猶豫時,男人深邃的視線突然落到她身上,下巴對凳子微點:

“坐過來。”

“啊?我?”蘭溪溪不明所以坐過去。

薄戰夜站到她麵前,抬手——

“你乾嘛?”蘭溪溪如同驚弓之鳥,身子往後,避開。

薄戰夜擰起眉頭:“替你處理傷口,你以為我要做什麼?”

額!

原來是處理傷口。

蘭溪溪抓抓頭髮,尷尬說:“謝謝,我還以為你要打我呢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他看起來像會打女人的男人?

在她眼裡,他是什麼?

無奈,他拿過她手中的藥打開,用棉簽蘸取些許藥物,左手輕輕扶開她額前的頭髮,彎身:

“彆動,看起來還是有些嚴重。”

蘭溪溪像被施了魔法,坐的筆直,乖巧。

他總有這種如若帝王,命令蒼生的能力。

而此刻,男人很自然的將藥一點一點上到她的傷口上,動作很輕,很細緻。

似擔心她疼,薄唇還輕輕吹風。

風淺淺的,如楊柳浮過水麪,撩人,水波盪漾。

蘭溪溪心頭染了侷促。

眼前,是男人一絲不苟的西裝,領帶,視線往下,可以看到他的腰身,精緻皮帶和襯衣的褶皺間,隱約顯現出緊緻分明的肌肉曲線。

身材很好!

這個男人,外表高貴冷漠,冷血無情,想不到,還有如此溫柔的一麵。

關鍵是,他當著宋菲兒這麼照顧她,不怕宋菲兒吃醋嗎?

還是說,他很有自信能處理和每個女人的關係?

宋菲兒站在一旁,直接驚呆了。

她從小和九哥青梅竹馬,相處甚多,太過清楚,九哥雖和蘭嬌訂婚十多年,但九哥冷淡高貴的性格,從冇有對蘭嬌溫柔過。

彆說這點小傷口,就是生病,九哥也頂多發個簡訊問候。

現在居然親自給蘭嬌上藥!

她不禁想到婚宴上那幾個吻,眉心一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