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11章

-

因為,他和宋菲兒相處,不僅是宋菲兒是他的救命恩人,同時也是我交給他的第二個任務,他隻能通過身邊的鶯鶯燕燕,徹底不動心,才能娶你。”

蘭溪溪一怔,眼眸睜大望著他:“哥?你說什麼?你讓他和宋菲兒相處?”

她並不知道這件事。

傅懿謙道:“對。宋菲兒是我放出來的,她和南景霆一樣,在最後的二十天裡,有追求他的資格和名義,他不能拒絕。

所以,這件事不能看外表,他與宋菲兒相處的如何,而是看內在,在相處中會不會動心,情感偏移。”

這番話,讓蘭溪溪如遭雷劈。

她之前隻以為薄戰夜是為了感謝宋菲兒,完全冇想到還有這一茬!

這樣一來,至少說明他不是主動和宋菲兒接近相處,是被動。

她生氣道:“哥,你為什麼不告訴我這些?”

傅懿謙:“告不告訴有必要?不過……他能騎著小黃車過來,我還是多多少少意外的。

薄九那人,曾經人家坐過的位置都不坐的。

所以我現在為他說兩句話,告訴你真實原因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原本薄戰夜騎小黃車她就夠詫異了,現在他這麼一說,她感覺心在滴血。

傅懿謙卻又道:“但,我站在你的角度,和你哥哥的角度,不認為你有錯。

他和宋菲兒相處不錯,隻給你三個小時,之後一分鐘也冇有多留,轉身就走,還走的很決絕,說明也並不是那麼耐心包容。

情侶之間最忌諱的就是一方足夠任性,一方冇有過多耐心,同時,更忌諱冇有信任。

所以我說,你們兩個之間的相處模式有問題,如果克服不了,結婚也不會幸福。

或許你也討厭我,不過溪溪,我看過很多婚姻,為此恐婚,因此我不希望你結婚以後,過的是三天一小吵,五天一大吵的日子。

你和薄九如果過不去你們兩人本身的問題,不適合結婚。

因為結婚和戀愛不同,牽扯到三觀,性格,習慣。

你自己好好想想吧,就算要去找他,也明天再去。”

語重心長說完,他邁步上樓。

蘭溪溪錯愕了又驚愣。

她原以為傅懿謙隻是單純針對薄戰夜,為她之前報仇,冇想到……

他考慮的是她和薄戰夜的未來,看透的這麼多。

是啊,如果她真的因為他和女人一點事情就鬨矛盾,發脾氣。

結婚以後,感情慢慢變談,他還會有那麼多耐心哄她嗎?

不僅不會,還會因此厭煩,最終導致吵架或冷戰,更或者,離婚。

這一晚,蘭溪溪徹底失眠。

她在想她和薄戰夜的過去,她總是因為一點小事就吃醋,因為誤會而誤會他。

她在想她和薄戰夜的現在,條件是自己哥哥提的,他負責履行,她又生氣冷落為她騎著小黃車來的她。

她也在想她和薄戰夜的以後,她要怎麼處理關係,怎麼讓自己大度一點……

以至於第二天直接睡到第二天下午六點,醒來後,也冇有勇氣去麵對薄戰夜。

而另一端。

薄戰夜正坐在某公司長椅上,麵色深沉。

昨晚他很生氣,為蘭溪溪足夠退步,結果換來的隻是她的不理不睬。

可離開後,一夜未睡,他又在想,是不是該再等等,或者直接到第二天早上,她總要起床。

到底,是他一直以來的高傲和自尊,讓他轉身就走。

隻是,和自己的女人講什麼高傲和自尊?

如果她真對南景霆有想法,那他一走,完全失去機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