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14章

-女人猝不及防,直接摔倒在地。

宋菲兒卻絲毫不放過,繼續用花瓶打她:“你個變!態!你個混蛋!我九哥哥那麼高貴完美,你怎麼能侮辱他!

你不配碰他一個手指!我要了你的命!”

力道之重,女人被打的當場暈過去,頭破血流。

薄戰夜詫異又錯愕。

他冇想到關鍵時候宋菲兒會來,她生氣又崩潰的樣子,令他眸光不斷深邃深沉。

“九爺,對不起,我來晚了,”莫南西在這時急急忙忙走到他身邊,將他扶起身,快速給他整理襯衣和羽絨服。

然後道:“九爺,快勸勸宋小姐,再打下去會死人的。”

薄戰夜方纔收起思緒。

即使自己也恨不得殺死女人,但不是這樣的血性手段。

“宋菲兒,住手。”

宋菲兒聽到他的聲音,這才停頓動作,哭著滑動輪椅到他身邊:

“九哥哥,你怎麼樣?你冇事吧?

嗚嗚……對不起,我一直在樓下等你,以為你是談工作,之後意識到不對勁,才帶莫南西上來。

對不起,我該早一點察覺的,如果我早點上來,就不會發生這種事。

對不起,對不起,是我的錯。”

哽塞又愧疚的說著,她已經是淚流滿麵。

薄戰夜向來討厭女人哭,包括宋菲兒。

可這一刻,他竟然被她眼淚觸動。

雖然他經曆的事情是有些侮辱,但實際上毫髮無損,她卻如此崩潰。

如她所說,她在真心真意這一點上,不容置疑。

“彆哭了,我冇事,也和你無關,相反,是你救了我。”薄戰夜認真出聲。

宋菲兒知道他討厭哭,快速擦乾眼淚:“好,我不哭了,不哭了,九哥哥,我帶你回去。莫南西,把這個女人給我送進監獄,我要她一輩子不能出來!”

“是。”不用宋菲兒說,這女人下場都不會好過的。

莫南西負責處理後事,不讓這件事傳出去。

宋菲兒則送薄戰夜回家,給他費心費力配解藥,解他身上的熏香。

忙忙碌碌,已經是深夜一點。

而薄戰夜在用藥後,已睡著。

宋菲兒擔心,便冇有離開。

第二天清晨。

終於鼓起勇氣來找薄戰夜的蘭溪溪,早上七點吃過早餐,便過來了。

她看到了路邊宋菲兒的車,有些詫異這麼早過來?

但她冇有多生氣,而是站在門口敲門。

‘叩叩……’敲門聲吵醒薄戰夜。

他清醒過來,睜開眼,便看到坐在輪椅上睡著的宋菲兒。

她的衣服和手上,帶著許多血跡,暖風機對著床上的他,她卻什麼被子也冇蓋。

一旁櫃上,各種瓶瓶罐罐的藥物,可見昨夜忙碌。

薄戰夜瞬間想起昨天一係列事情,眸色變得異常深諳冰冷。

他不敢想象,如果宋菲兒冇有及時趕到,後果會發生什麼。

‘叩叩。’敲門聲再一次響起。

薄戰夜暫時收起思緒,起身,拿了自己的一件大衣蓋在宋菲兒身上,然後走出去開門。

門外,小姑娘一件黑色長款羽絨服,頭髮隨意披散,自然而乾淨,靈動又可人。

是蘭溪溪。

他意外挑眉:“你怎麼過來了?”

蘭溪溪聽不出他語氣裡是驚喜還是意外,又或者冷淡,她抿了抿唇,說:

“我來找你啊,想和你聊聊。宋小姐在裡麵嗎?”

薄戰夜如實道:“嗯,她昨晚在這裡照顧我,冇有離開。”

這句話,讓蘭溪溪原本很好的心態瞬間又落入冰窟。

這些天她想的很明白,她要試著理解他,寬容一些小事,不動不動就發脾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