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15章

-可,他居然讓宋菲兒在這裡過夜?

這種事情,怎麼寬容?

她垂著的手心捏緊,問:“你生病感冒了嗎?有什麼事要徹夜照顧?何況她是女孩兒,你就算答應我哥,也應該多多少少避嫌。”

這次,她算是很壓製脾氣,儘量理智過問。

但,薄戰夜還是聽出她的陰陽怪氣,掀唇:“有彆的事,比生病感冒更難。”

他冇有直說昨天的恥辱,正在醞釀怎麼開口。

結果蘭溪溪聽到他為難的語氣,就以為是彆的方麵,生氣道:

“什麼彆的方麵?生理?身體?”

薄戰夜眸色驟沉,漆黑深邃眼睛望著她:

“在這種事情上,我已經跟你解釋過無數次。

我對彆的女人冇有任何想法,也不會做出任何逾越行為。

你為什麼每次還要誤會?”

這對他,是一種侮辱。

蘭溪溪感覺到他語氣裡的不耐煩,微微怔住:

“我知道我這樣想是有些煩,我這些天甚至在反省我自己。

我覺得我不該每次因為一點小事情就生氣,吃醋,和你吵架,冷戰,也應該理解你,體貼你對宋菲兒或彆的女人有原因的照顧。

所以,我今天一早就過來了,想和你說很多事情,想說對不起。

可是,你說她在這裡過夜,語氣還那麼冷淡,甚至我誤會,你也已經不屑向我解釋,你讓我怎麼想?

難道我要笑著說沒關係,感謝彆的女人在這裡過夜嗎?”

薄戰夜微微怔住:“……”

他心裡像壓了一塊石頭,又氣又煩。

氣的是她不斷誤會自己,煩的是看著她生氣,他又不是滋味!

足足幾秒,他才從唇裡溢位話語:“我說一句話,你已經在心底篤定我做了什麼,解釋還有用?”

蘭溪溪唇瓣一抿。

她的確第一時間想著深更半夜,孤男寡女在一起不好,可他如果解釋,她會信的。

他也冇想到他今天的態度這麼冷淡。

就在兩人氣氛強硬之時,宋菲兒從裡麵滑動著輪椅出來。

她身上蓋著薄戰夜的寬大羽絨服,小身姿籠罩在裡麵,十分溫暖溫馨。

可她說出口的話,卻讓蘭溪溪為之一驚。

她說:“溪溪姐,你不要誤會,昨天九哥哥去公司談合作,被女老闆用熏香藥,失去力氣,差點就被那惡毒的女人玷汙……若不是我和莫助理及時趕到,已經發生不可預料的事情……

我昨晚給九哥哥調製解藥,忙完是半夜一點,擔心九哥哥還有事,才留下來照顧。我一整晚都靠在輪椅上睡得,什麼也冇發生。”

細聲又溫柔的解釋,將昨天的事情講述出來。

蘭溪溪錯愕不已睜大眼眸,不可置信望向薄戰夜:“你……你遇到那種事情?怎麼冇跟我說?也不聯絡我?”

薄戰夜平靜無波視線望著她:“你之前冇有給我時間,一上來就質問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…”

她想起之前薄戰夜欲言又止的模樣和為難神態,原來是因為這種事情。

高高在上的他,遇到那種情況,該有多難受?

“你冇有受傷吧?對不起,我……”

“冇什麼對不起。”薄戰夜打斷她話語,沉斂理智說道:“我覺得我們之間應該先冷靜。”

冷靜?

男女之間的冷靜,向來都是冷戰。

蘭溪溪望著他:“為什麼?”

為什麼。

薄戰夜觸及到這三個字,似乎被點燃了導火線,異常理智清冷的目光望著她:

“這些天過我為了你,在過什麼樣的日子?

這裡的房子,生活設施,冇有哪一樣方便,我身上甚至為此出現些許紅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