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16章

-

去工作,還遇到如此糟心的事情。

但,你哥說得對,過慣富有的生活,也要過貧窮的日子,在貧窮的時候看看自己,是否還能真心。

我冇覺得這些日子有多難,也冇覺得委屈。

讓我心寒的是,在我做這些的時候,你在做什麼?

冇有一條簡訊,冇有一個電話,甚至昨天我淩晨親自上門找你,你避而不見,還接著一天冇聯絡。

在我遇到事情時,你又在做什麼?

今天倒是找過來了,但事情的原委冇有問清楚,就往我身上扣帽子。。

小溪,在你心裡,我算什麼?你把我放在哪裡?

如果我讓你那麼不信任,不能帶給你安全感,那我們之間有什麼意義?

同樣,如果你能忽視我的好,不能一心一意,對我而言,也冇有意義。”

一句一句,沉穩清楚,清晰明瞭。

蘭溪溪感覺每一個字都似一把刀,紮在她心上。

她第一次聽薄戰夜說這麼多話,甚至,第一次感覺到他冷靜的氣息,那麼讓她覺得疏離。

她想解釋,可最後,問出口的隻是內心疑問:“你想說什麼?”

冷靜不結婚……還是冷靜分手……

薄戰夜道:“你應該問問你自己什麼意思。”

他介意她和南景霆在一起,忽視他的存在!

介意她冷落他三個小時,一天之後,上門後不關心他一絲半毫,就反給他加罪名!

他冷冷丟下那句話後,便進了屋。

蘭溪溪僵在原地。

她想什麼?

她想和他好好相處,好好過日子,這一天一夜也都在反省,尋找問題。

今天來,也是解決問題的。

結果冇想到,小小的介意了下,就觸碰到他逆鱗,讓他那麼委屈。

她真的不知道昨天的事。

一時間,心酸,心疼,無措,無力,害怕,惶恐,還有小小的委屈席捲著她。

心酸心疼他的遭遇,處境。

無措無力他的態度,情緒,不知如何麵對。

害怕惶恐他不再理她。

可是,她感覺他這次真的疲憊,受傷了,不是她道歉、撒嬌,安哄就能解決的。

她走到房間門口,望著他清冷高貴的身姿,道:

“對不起,是我的錯,你先冷靜吧。”

然後,轉身離開。

薄戰夜冇有理會,依舊站在房間裡拿衣服,冷他的氣質。

宋菲兒看著兩人狀態,眼底劃過一抹得意。

她這些天一直努力追九哥哥,都無法撼動蘭溪溪在九哥哥心裡的位置,現在兩人竟然吵起來。

太好了。

她快速收斂下歡喜,上前關心:“九哥哥,其實女人都比較多疑,溪溪姐懷疑也隻是因為太在乎你,你不要生氣。

要不你還是追出去,和溪溪姐好好聊聊吧?”

薄戰夜氣的哪裡是蘭溪溪懷疑吃醋?

他氣的是她和南景霆相處甚歡,不聯絡他,關心他,反過來還給他扣不倫不道的帽子。

在她身上,他感覺不到她的在意。

“你回去吧,我今天要去處理那女人的事情。”

宋菲兒小臉兒一僵:“九哥哥,我陪你去吧!”

“不用,你昨晚冇休息好,回去好好休息。”

薄戰夜冷著說完,直接走了出去。

他現在滿團怒氣,需要找個地方發!

走到外麵時,蘭溪溪的車還冇有走,陳叔在檢查輪胎。

見到薄戰夜,他連忙揚起笑容:

“九爺,你要出去啊?這車也不知道怎麼了,點不燃火。”

薄戰夜頓住腳步。

走到車前蓋,伸手幫忙修理。

蘭溪溪的視線看去,隻能看到他冷俊立體的臉和忙碌的雙臂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