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18章

-

到最後,女人幾乎快丟掉半條命!

還是身上毫髮無損那種……

可怕,超級可怕!

惹閻王都不要惹九爺!

……

深夜十一點,薄戰夜走出拘留室,身上駭冷氣息如同暗夜帝王或者羅刹。

他約了盛琛和肖子與,在頂樓消遣。

整整一桌的紅酒,和一條香菸。

肖子與一進來就被嚇到:“挖槽,九哥你這是不要命了?你不要命,我還要命啊。”

盛琛也道:“我也忌酒,忌菸,備孕,打算奉子複婚。”

“奉子複婚?”肖子與錯愕睜大眼睛:“你這哪兒學到的詞語,牛逼法子?”

盛琛:“冇辦法,追不回來,隻能用點手段。”

“……”

盛琛視線落在薄戰夜身上,問:“有孩子是不是能增進兩人感情?讓女人的心思都在自己和孩子身上?”

薄戰夜冷嗤一聲:“那可不一定,要麼丟下孩子去和男人喜笑顏開,要麼帶著孩子一起去和彆的男人約會。”

這話,諷刺和吐槽意味十足。

肖子與聽懂意思:“九哥你在說九嫂?難怪你今晚這麼喪,這麼煩。

不過你這麼好,你們也快要結婚了,九嫂也不像勾勾搭搭的人,怎麼會發生那種事情?”

薄戰夜想到當時的照片,以及蘭溪溪多日以來的忽略,嘴角溢位苦澀:

“為了彆人,之前連我的麵都不願意見。罷了,不提也罷。”

他倒上滿滿一杯酒,一飲而儘。

肖子與和盛琛麵麵相望:“……”

其實肖子與想說,憑藉宋菲兒的朋友圈,他如果是女人,都不願意見他。

但,看薄戰夜已經那麼煩躁,他冇有在火上澆油:

“行吧,今晚陪你喝個痛快,四哥不喝就在一旁看著,為我們善後。”

盛琛掀唇:“若敢喝醉,把你們都丟大街上,不認識你們。”

肖子與薄戰夜啞然:“……”

僅管如此,薄戰夜還是一杯一杯喝著酒,煙也一支又一支抽著。

他很煩,說不出的煩躁。

這兩日的事情,像一塊重石壓著他,堵在心口,喘不上氣。

本是不愛喝酒,不愛抽菸的他,此刻隻能用這種方式發泄。

肖子與平時酒量很好,起碼比薄戰夜好。

但喝到半個小時後,就頭暈眼花,世界有點東倒西歪。

他大手落在薄戰夜肩上:“九哥,可以了吧?不能喝了,我感覺我要廢掉。

而且喝酒不能解決問題,九嫂若惹你生氣,你去收拾九嫂啊。

她變乖,你也痛快,何樂而不為?”

若是在婚內,薄戰夜或許會用最直接的辦法收拾蘭溪溪,看她還敢不敢忽視他!去和南景霆相處!

可是,還未結婚,他不會用那樣的辦法。

又或者,當心裡不舒服時,身體也並不想舒服!

他不希望他們之間的事情,是用在不美好的地方。

他薄唇掀開:“不想喝就不喝了,你們兩個看著我,彆讓其他女人進來。”

他不會讓醉酒,引發不良後果,或給女人可乘之機。

僅管上次白莞兒之事是假,也讓他愈發警惕。

話落,他繼續喝酒。

肖子與震驚,隻想說臥槽,一個喝醉的人還提防著女人,牛逼,牛逼!

愛情真是太偉大了,他不要再愛上任何人。

再……

為什麼要用再字?

他纔沒有愛上那個花心的女人!

肖子與直接拿過一瓶酒,對盛琛道:“我醉了,有漂亮乾淨的女人想碰我,隨便她碰。”

盛琛黑眉緊擰:“……”

這是交了兩個什麼朋友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