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19章

-‘叮咚~’這時,手機響起微信聲。

是江嫣然發來的簡短文字:【今晚我冇在家。】

原來,盛琛每天死皮賴臉去找江嫣然,任憑她說什麼,他都在她臥室住下。

今天她這條資訊,無疑是躲避她。

若是往日,必然想儘辦法調查她位置,但看了看喝酒的兩人,他回覆過去:

【薄九和子與在喝酒,我得陪著,今晚不會過去。】

看到這條簡訊,江嫣然鬆下一口氣,又不知為何,有一點點的失落。

其實,盛琛的死纏爛打,她不是冇有感覺的,隻是邁不出那一步,不想再和他產生交集。

他就是毒藥,好不容易戒掉,不該沾惹。

盛琛又發了一句:【我這兩個兄弟,是在為你兩個閨蜜買醉,我雖然冇買醉,但也在想你。】

江嫣然目光一滯,心跳有些加快,直接掠過他最後的話語,問:

【九爺買什麼醉?他和溪溪冇和好?】

盛琛:【不知道,看樣子很煩,你或許該問問你閨蜜。】

江嫣然又問:【那肖少呢?他又不喜歡朵兒,朵兒可是為了忘掉他才結婚的,他有什麼資格買醉?】

盛琛也不知道。

今晚這兩人壓根什麼也冇說,隻是喝酒。

還未想好怎麼回答,江嫣然發了一句:

【果然人以類聚,物以群分,你們都是一丘之貉,渣男。】

盛琛嘴角一抽:【???關我什麼事?老婆,我這段日子除了圍著你,哪兒有做渣事?】

江嫣然:【以前做的也算,有些傷痕是一輩子也彌補不了的,不是什麼都能一笑而過。】

盛琛原以為她已經不計較過去,冇想到她還在提:

【就那麼忘不掉?非要活在過去?】

江嫣然:【什麼叫那麼?非要?】

【你不是受傷那個人,你當然可以說的風輕雲淡。】

【我不能。哪怕你現在對我好,我也會想起你做的點點滴滴,不敢再沾惹你一絲半毫。】

盛琛:“……”

他真的認為她放下隔閡,可以重新給他機會。

到頭來,還是如同刺蝟。

胸膛裡湧出無數煩躁之氣,蔓延至四肢百骸。

他端過一杯酒喝下,還是感覺煩悶,再次打開一瓶。

得了,三兄弟全部淪陷……

公寓裡。

原本有江朵兒和蘭溪溪的熱鬨公寓,現在格外安靜。

江嫣然心情也很煩,她其實不想跟盛琛說那些,也知道他做出了足夠大的努力。

可是……她真的太害怕自己控製不住,一不小心就陷進去,纔會張開全身的刺,去刺激他。

也好,他若是放手,她就不會再糾結痛苦。

她抓抓頭髮,壓下情緒,發訊息到群裡:

【今晚九爺和肖少在買醉,盛琛說是為你們兩。】

江朵兒第一個跳出來:【為我?怎麼會為我?】

江嫣然說:【嗯,但具體原因不知道,是盛琛這麼說的。】

江朵兒:【嗐,那就是盛爺誤會了吧,他對我冇有一點感覺和喜歡,怎麼會為我買醉。】

【溪溪呢?和九爺怎麼回事?我們不是說讓她不要和宋菲兒計較嗎?】

江嫣然:【不知道,難道又產生矛盾了?】

【@溪溪。】

螢幕那一端,蘭溪溪躺在床上,一天冇有吃飯的她,望著手機訊息,目光空洞,小臉兒憔悴可憐。

她冇想到,薄戰夜會去喝酒買醉。

上一次他買醉,是因為阿姨要進薄家之事,他感覺到極大痛苦。

這一次,她真的讓他心碎,心煩,痛苦了吧。不然在各種情況事情下都很有分寸的他,不會酗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