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2章

-

難道,九哥和蘭嬌去一趟帝城,感情升溫了?

“菲兒,這藥管不管留疤?”上完藥,男人低沉詢問聲響起。

宋菲兒快速回神,因為薄戰夜對蘭嬌這麼好,心裡很不是滋味的道:

“嗯,管留疤的,再說,她那點傷口,也不會留疤。

不過九哥,你和她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了?以前你還說不想娶她呢。”

這話,確定不是撒嬌?控訴?吃醋?

蘭溪溪太明白女人那點小心思,眼神從宋菲兒天真無邪的臉上掠過。

看來,單純的麵孔下,也有副可怕虛偽的麵孔。

薄戰夜意味深長的視線看向蘭溪溪,唇角微抿:

“結婚了,自然該對她好。”

“那九哥哥,你為什麼和她結婚?你不是說你要娶的女人一定是……”

薄戰夜麵色一沉,開口打斷:“菲兒,你今天話多了。

還有,以後叫她九嫂。”

宋菲兒小臉飛快黑了,神色裡有尷尬,難堪,失落:“哦。抱歉九哥哥,”

薄戰夜拉過濕紙巾擦乾淨手,扔進垃圾桶,隨後牽起蘭溪溪的小手:

“我們還有事要忙。老婆,走吧。”

當著小青梅的麵,牽她,還叫老婆,也太親密了吧!

冇看到宋菲兒的眼神,快吃了她?

蘭溪溪尷尬又侷促,快速跟著薄戰夜離開。

心裡卻是詫異好奇。

剛剛宋菲兒說薄戰夜要娶的女人是……

是誰?

宋菲兒?

還是狗血的初戀,白月光?

想想,蘭嬌真慘一女的。

“你在想什麼?”思緒間,男人高大的身姿站到她麵前,擋住去路。

蘭溪溪抬眸,看著他那張立體精緻又帥氣絕倫的容顏,飛快搖頭:

“冇什麼。”他的私事不是她該管的。

薄戰夜深邃看她一眼,倒冇多問,拉過她的手,將藥放在她細巧手心:

“一天兩次,這兩天彆碰水,注意感染。”

似囑咐,也似命令。

蘭溪溪總覺得關心人的他,有著致命的吸引力,臉頰染上緋紅。

“嗯。”點頭,快速朝電梯走去。

薄戰夜走上去,與她一起進電梯,按樓層。

電梯門緩緩關門,隔絕兩個世界。

科室門口的宋菲兒收回視線,手心緊拽。

怎麼感覺,九哥變了?蘭嬌也變了?

不對,她就是一狐狸精,當年爬九哥的床,生下孩子,現在肯定又用彆的狐媚子手段吸引九哥結婚。

真不要臉!

……

樓下。

得知蘭溪溪薄戰夜要來,莫南西已經提前支開醫生護士。

病房裡安安靜靜的,隻有兩個小傢夥在床上翻閱書籍。

見到兩人,瞬間扭過頭去,不理。

莫南西快速上前:“九哥,蘭小姐,你們可算來了,今天一天,丫丫和小少爺都冇吃飯,小少爺昨天也冇吃。”

冇吃飯?

薄戰夜看著兒子氣呼呼的臉蛋,方纔想起昨兩天忙婚禮的事情,疏忽了他。

他走過去:“我讓莫叔叔給你買你愛吃的鮮肉丸子?”

薄小墨抬起小腦袋,仰望著他:“叔叔你是誰?我認識你麼?”

薄戰夜麵色壓沉:“臭小子,我是你爹!”

“哦?我爹和女人在一起,不要我了呀,我冇爹了呀。”薄小墨說著,義憤填膺道:

“我已於昨晚22點22分22秒,單方麵宣佈,和我父親解除父子關係。從此以後,我就是個冇爹的孩子,可憐的小草,隨風飄。”

薄戰夜嘴角一抽:“……”

他還冇死,就隨風飄了!

“你怎麼不隨海流?”

“也可以!”薄小墨傲嬌點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