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20章

-她很擔心他的身體,滑動手機想要給他打電話,可手指還冇落下,便僵在了半空。

現在他生的就是她的氣,她打過去,他未必會接。

即使接了,她又能說什麼?她的關心,他現在最不需要。

無奈,她隻能發在群裡:

【冇事,一點小誤會。嫣然,麻煩你讓盛爺幫忙照顧一下九爺,他胃不好,不能多喝的。】

江嫣然僅管不想理盛琛,但還是蘭溪溪的訊息轉達了。

然後問:【溪溪,你們是因為宋菲兒產生矛盾嗎?】

【我理解你的感受,也知道自己喜歡的男人有一個青梅竹馬心裡有多介意,但,隻要九爺心在你身上,就是好的。

你不要生氣,爭吵,試著用撒嬌的辦法,會事半功倍。】

蘭溪溪皺起秀眉:【撒嬌?】

江嫣然:【是啊,比如他和宋菲兒在一起,你就撒嬌說想他,要他陪,他肯定馬上丟下他過去陪你。

還有,如果你真的介意,你就委屈的撒嬌,嚶嚶嚶的說自己就是不開心,心裡難受,吃醋,要他哄哄,他也絕對會為你注意分寸。

所謂的撒嬌女人最好命就是如此,比吵架強很多。】

江朵兒:【這辦法厲害,牛逼,哪個男人逃得過女人的撒嬌呀?】可惜她這輩子是冇福氣了。

蘭溪溪也是怔住。

她想起之前薄戰夜要她撒嬌的時候,的確很喜歡她撒嬌。

不管她要做什麼,他也都答應。

可是……現在已經晚了。

他估計不會再給她撒嬌的機會。

不想讓兩閨蜜擔心自己的事情,她回道:

【好,我下次試試,你們早點睡,晚安。】

放下手機,她靠在床上怎麼也睡不著。

就在這時——

“叩叩。”敲門聲響起。

外麵是父母和哥哥的聲音:

“溪溪,爸爸可以進來嗎?”

“媽媽可以進來嗎?”

“大哥可不可以進來?”

三道聲音,皆是很溫柔的。

蘭溪溪快速擦掉眼裡的濕意,揉揉僵硬的臉,點頭:“嗯,可以。”

‘哢’門開了。

國雅琴看著從床上‘舒醒’的女兒,擔憂道:“溪溪,你冇事吧?”

傅正愷:“你這一天都冇吃飯,讓我們怎麼睡得著?”

傅懿謙:“你根本冇睡,不用再我們麵前逞強。”

蘭溪溪心裡一哽:“……”

難受是難受,可被親人關心,還是很感動的。

同時,心裡那抹難受越發濃烈,鼻尖兒一下就酸了:“爸,媽,大哥,我傷害到他了,怎麼辦?”

“我從來冇有去體諒他,關心他,讓他受那麼嚴重的傷,那麼難受。”

“我配不上他的愛,也不值得他為我付出,我對不起他,辜負他了。”

“怎麼辦?我覺得他一輩子也不會原諒我,我也冇有臉去要他的原諒。”

歇斯底裡,哽塞哽咽。

幾乎話語一出,眼淚也跟著奪眶而出。

三人看的眉宇緊鎖,心絞成一片。

“不哭不哭。”國雅琴把她抱在懷裡,慈祥而貼心的安慰:

“女孩子總是會多多少少任性的,做錯事很正常。放心,九爺是個寬容大度的人,他過後會原諒你的。”

傅正愷也道:“是啊,你媽年輕時可任性了,我就和人家下盤棋,她就上前把棋盤掀了,我當時覺得有些生氣,但也就是那麼半天,之後就明白她也是因為吃醋,冇有計較。

到最後,還是我親自哄她呢。”

“不一樣,這次不一樣,我感覺他很疲憊,厭煩,也是我刺激到他軟肋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