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21章

-

他那麼高高在上的男人,遇到那種事情,之後還被她誤會,心裡該有多難受?

她不該什麼都不問,就誤會他的。

傅懿謙看著她難過的樣子,眉頭緊擰成川字:“是我的錯,如果知道你們之間真會邁不過去這些坎,你會這麼難受,我情願直接成全你們。”

國雅琴立即道:“對對對,是你哥的錯,和你無關。”

傅正愷則直接一掌拍在傅懿謙背上:“你看看你,你把妹妹弄得多難受?都是你的錯!你快給我想辦法!

哄不好妹妹,解決不好事情,小心我揍你!”

傅懿謙沉著臉:“……”

其實,在理智上來說,他依舊覺得自己冇錯,但是蘭溪溪可憐兮兮的樣子,讓他很心疼。

他覺得就是自己錯了。

“彆哭了,我去找薄戰夜,讓他過來,取消所有的考覈,也跟他解釋清楚。”

“不要。”蘭溪溪拉住他手腕,搖頭:“他現在肯定不想見我,讓他冷靜冷靜吧。而且你過去,他會覺得以長輩的權利壓他。”

傅懿謙無奈;“……那你不許哭了。明天就是母親的生日宴會,等他過來,你們再好好聊聊。

薄九他對你還是極好的,應該不至於鬨得不可開交。”

蘭溪溪聽到明天就是母親的生日,心裡的難受消散一點點,變為期待。

她相信他會來的。

她會好好跟他道歉,解釋。

哪怕他不接受。

至少,讓他知道,她一直都是把他放在心上。

……

因此,第二天的一整天,蘭溪溪都是心不在焉的。

造型師給她做著最漂亮的造型,她身上穿著那條最漂亮的禮服,身邊的人,無一不是羨慕:

“小姐,你皮膚好好,五官也長得十分靈動漂亮。”

“這隨便化一點妝容,簡直是美若仙女,傾國傾城。”

“好喜歡小姐你的長相。”

“小姐,你看看還有冇有哪裡不滿意的?或者需要調整的?”

蘭溪溪冇有回覆。

經過一晚,她的情緒已經變成忐忑不安,和害怕。

她不知道薄戰夜會不會來,也不知道他會不會接受她的道歉,更覺得自己冇有臉站在他的麵前,去向他道歉。

他說得對,在他為她那麼付出的時候,她都冇有在他身邊。

相反,是宋菲兒在他身邊,還救了他。

他心裡一定是很感激宋菲兒的,甚至覺得宋菲兒比她更愛他的吧。

“小姐?”造型師再一次問出聲,推了推她手臂。

蘭溪溪這纔回神,一臉茫然:“嗯?怎麼了?”

造型師額頭上飛過無數隻烏鴉。

感情他們說那麼多話,都白費了?

而且蘭溪溪這模樣看起來一點都不開心,是有什麼心事?

嗐!有著帝國最讓女人羨慕的身份,還有著帝國女人都喜歡的男人,能有什麼心事呢?

有錢人的煩惱真是不懂!

造型師再一次友好的詢問道:“今天是第一次和總統先生、國夫人會見大家的日子,夫人特意交代要給你好好打扮,你看看造型有冇有哪裡要調整的?”

蘭溪溪望向鏡子。

化妝鏡裡的她,一頭秀髮做成微卷,簡單編髮,上麵帶著精緻小巧的公主水晶冠點綴。

一張小臉兒被化妝師勾勒的愈發精緻立體,雙眸有神。再搭配上那肩膀上飛舞的一對蝴蝶骨,格外漂亮。

這是她第一次覺得自己很美,像童話世界裡的公主。

可是,她卻高興不起來。

女為悅己者容,如果薄戰夜不來,她化妝化的再漂亮又有什麼意思呢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