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24章

-他眸色幽暗深眯起,收起視線,起身朝外走去。

蘭溪溪下意識感覺到一抹寒氣,轉眸望過去,就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!

是薄戰夜?

可再看,全是一樣的背影,哪兒還有薄戰夜?

她邁步想追過去,傅懿謙走過來:“溪溪,過去跟外公外婆和親朋們打一下招呼。”

今天該到場的親戚,全都到場,算得上很隆重。

蘭溪溪有些猶豫。

她總感覺剛纔那一眼,不可能看錯。

但第一次見麵,不好給大家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
無奈,她隻能收回視線,對江朵兒幾人揮手,表示晚點聚,然後跟傅懿謙去包廂。

讓她冇想到的是,傅家親戚實在太多!整整二十個包廂!

又或者說,富在鬨市眾親攀。

一間一間,一桌一桌打招呼下來,她直接從七點忙到十一點,連去洗手間的時間都冇有。

晚上十一點半,一家人才啟程回家。

“溪溪,很累吧?”國雅琴溫柔關心,同時忍不住說:“我也覺得累,所以往年都不過生日的。

比起這種,我更喜歡一家人簡簡單單的找個地方遊玩。不過今天向親戚朋友介紹你,是必要的流程,辛苦你了。”

蘭溪溪看她客客氣氣,生怕她委屈的模樣,揚起笑容:

“雖然有點累,但很開心,一會兒泡一個暖暖的澡就能恢複。媽,生日快樂。”

她拿出禮物,是一整套家庭親子圍巾。

父親的,母親的,她的,三個哥哥的,還有兩個萌寶,以及薄戰夜的。

手工精巧,幾種顏色搭配,非常漂亮。

國雅琴目光一亮:“哪兒買的禮物?這麼溫暖有愛。”

蘭溪溪說:“是我親手織的,我想著媽媽你要什麼都有,買什麼都配不上你高貴的身份,最後就自己動手做啦。”

整整九條圍巾,花了幾天時間。就因為這個,忽略了薄戰夜……

國雅琴一聽是蘭溪溪自己織的,眼睛裡更是驚喜詫異:“溪溪你還會織圍巾?好孩子,手太巧了。”

可這手巧之下,更代表著她這些年受的苦,她眼眶發熱,捧著圍巾生害怕弄壞了,連帶著聲音也有些哽塞:

“謝謝,這是媽媽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禮物,一定會好好戴,好好珍藏。

溪溪,你辛苦了。”

蘭溪溪抬手,為國雅琴擦拭掉眼角的淚水,笑著說:

“不辛苦。媽,你也不要再想我過去的事情,覺得多對不起我,其實那些日子對我來說,也算是曆練,讓我懂得自力更生,也學會生存之道,是一筆不小的財富。

織圍巾也很溫暖,能給家人織,孩子織,老公織,比外麵買的意義更好。

我覺得我很幸福。”

國雅琴笑了笑,深吸一口氣:“好,媽媽不想了。媽媽以後加倍對你好就行。”

蘭溪溪嘴角甜意融融。

……

車子到家後。

管家開始清點禮物:“先生,夫人,禮物還是和往年一樣置換為現金,存進國庫?”

傅正愷和國雅琴點頭。

他們一般不看禮物,隻看禮物單,清楚哪些人送了哪些禮物,以便心裡有數。

對於錢財,也從不重視。

管家應聲,邁步準備走,忽然想起什麼,道:“對了,夫人,九爺的禮物有特意交待交給你,你要看看嗎?”

九爺?

走到樓道上準備回房間洗澡的蘭溪溪連忙下樓,好奇問:“九爺送了禮物嗎?他去了宴會會場?”

管家友好禮貌回答:“是的小姐,九爺有去宴會,隻是冇待多久便離開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