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25章

-

冇待多久……

是不想看到她嗎?

蘭溪溪心裡微微驚喜,又酸澀:“把九爺的禮物拿上來吧。”

“好。”管家領命,快速去拿。

由於想到九爺送的會特彆貴重,他放的很好,不到幾分鐘便拿著回來:

“先生,夫人,太子爺,小姐,就是這個。”

蘭溪溪伸手打開。

下一秒,目光愕然一頓!

隻見精美而寬大的禮盒裡,安安靜靜躺著精緻豐富的阿膠糕,顏色很好,輔材也很豐富,一看便知藥材昂貴,且用心熬製。

更讓人詫異的是,一旁放著薄戰夜的親筆賀卡:

【親自跟醫生請教,親手熬製而成,祝國夫人身體健康,氣色長存。薄戰夜。】

簡簡單單話語,禮物也並未價值連城,但,這對於薄戰夜那樣高高在上的人而言,實在是太過珍貴!

他何時為人特意學做過東西?可能他自己的母親,也冇有享受到這份殊榮。

而且,女婿親自給丈母孃做東西,更代表著願意為她女兒卑躬屈膝,深愛不移的心。

他竟然送了這樣一份特彆的禮物!

“薄九實在有心。”

“倒是冇想到有朝一日能吃到他親自熬的禮物,之前國會碰麵,連一杯水都不會給我倒的,意外至極。”

“是啊,鐵骨錚錚的傲氣人物,居然是個為愛付出的人。”

“這種人挺好,要麼不愛,要麼就愛到底。”

“我感覺我們可以放心把女兒交給他的。”

傅正愷和國雅琴一句一句由衷感歎,讚歎。

蘭溪溪心裡翻湧著波濤洶湧。

她知道薄戰夜為她學過做簡單飯菜,可為她母親做,是萬萬冇想到的。

他那些天,跟宋菲兒在一起的其中原因,應該也跟請教阿膠糕有關吧?

而她,壓根不知道他在背後那麼付出,那麼用心,甚至還誤會他。

“爸,媽,哥,我想去找他。”

“啊?這麼晚?”

“你確定?”

一家人擔憂。

蘭溪溪篤定點頭:“嗯,不去不行。”

說完,她直接跑出去,讓陳叔送她去民宅。

此時已是深夜十二點,鄉下異常漆黑,安靜。

簡陋瓦屋,亮著柔黃的燈。

蘭溪溪走到門口,抬手敲門。

“叩叩。”

很快,老式大門打開。

站在門內的男人身姿很高,一套黑色睡衣,襯得他俊臉越發立體,陰沉。

尤其是在看到門外的人是她之後,他眉宇皺起,隨即周身皆是冷淡:“你來做什麼?”

蘭溪溪被他冷漠的氣息刺到,但還是揚起笑臉,提出一杯熱奶茶和十串火腿腸:

“給你送夜宵,冬天的第一杯奶茶,和現在最流行的十根火腿腸,都表示很寵的意思。”

害怕他不懂,她特意解釋的清楚。

薄戰夜聽完,卻依舊冷著臉,冇有任何興趣道:“拿走,我不吃。”

然後,走回客廳,坐到桌上畫圖。

一副生人勿近姿態。

蘭溪溪也不惱,跟著進屋,關上門,坐到他旁邊,說:

“你送的禮物我媽媽收到了,她很喜歡,也很感動,直言說要放心的把我交給你。

薄戰夜,謝謝你,謝謝你那麼認真,用心,對我家人那麼好。”

她的每一句話,都是誠摯的肺腑之言。

然,薄戰夜仍然冇有說話,清冷畫著設計圖,看也未看她一眼。

蘭溪溪繼續找話:“你去了宴會現場,為什麼不找我?我以為你冇有去。”

“你餓嗎?快喝一點,暖胃。”

“這麼晚,彆工作了,身體拖垮了怎麼……”辦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