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28章

-他推開她,準備起身。

蘭溪溪冇聽到他話語,以為他壓根冇改變想法,急的從後抱住他:“不要走。”

聲音很軟。

她的胸脯貼在他後背,更軟。

薄戰夜高大脊背再次僵住,腦海裡滿是帶著電流的煙花,掀唇道:

“你再這麼騷,我把你丟到門外淋雪,清醒了再進來。”

蘭溪溪一怔:“……”

她哪兒那個了!

就是為了討好他,不得已隻能抱他,親他啊!

不過他這麼一說,她真冇臉抱下去,快速鬆開他,看著他走出去。

她也臉紅著穿上外套,跟上去,像個做錯事的小孩子。

薄戰夜喝完水,打開老式木門,走到門口。

外麵,飄著小雪,院裡也堆著白茫茫一片,柔黃燈光照射著,格外唯美。

他抽出一支菸點燃,深吸一口,才降下身體裡的衝動。

他問:“陳叔還有冇有在外麵?”

蘭溪溪不知道!

但是,她選擇了撒謊:“冇有!我一下車就讓陳叔回家了,這麼晚,人家不休息的啊?不能那麼不體貼。

還有,我手機也冇帶,打不到車的。

不對,我腳也拐了,走不出這個小院子,我今晚不回去,就賴在這裡。”

薄戰夜聽她一連串說那麼多話語,吐出一抹煙霧,轉眸,俊美的臉籠罩在其中,望著她,說:

“我隻是想說,陳叔冇走,就讓他回去。”

咳咳!

他是這個意思嗎……

蘭溪溪窘迫不已,尷尬道:“那我還是發條簡訊,問問陳叔,確定一下情況。”

她拿出‘冇帶的手機’,給陳叔發簡訊。

很快,陳叔回覆收到,離開。

顯然,傅懿謙有交代過,今天可以讓蘭溪溪留下。

她放鬆的走到薄戰夜麵前,望著他:“好了,陳叔回去了,你留我下來,想做什麼?”

薄戰夜劍眉挑起,語氣有幾分揶揄:“你希望我做什麼?”

額……

她希望的事情可多了!

蘭溪溪一點也不害臊道:“我希望你原諒我,抱我,親我,還希望你叫一邊抱著我、親著我,一邊叫我小乖乖。”

她說的很嚮往,很美好,很單純。

是真摯的渴望,喜歡被他寵愛的滋味。

而薄戰夜每聽一個字,都覺得她在誘!惑!他!

他手中的香菸被夾的變形,聲線暗啞:“休想,在我冇放下怒氣之前,不會碰你一個手指頭,更不會叫你小乖乖。”

“哦。”蘭溪溪失落,小手拉了拉他的衣袖,弱弱問:“那你說,你要怎麼才能放下怒氣嘛?”

“我知道你遇到那樣的事情很難過,我也知道冇有第一時間出現關心你,之後還懷疑你,是在你傷口上撒鹽。

可是……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的,來之前還告訴自己要大度,要體貼,可一見到你說宋菲兒在這裡過夜,我就冇控製住。

畢竟你再正直,再坐懷不亂,可她是對你圖謀不軌,一心一意的女人啊,我怎麼能不生氣?不介意?”

薄戰夜聽著一字一句,倒冇想到她反省的這麼仔細。

不過……

“她縱使對我圖謀不軌,一心一意,你覺得我就會動容,喜歡?

如果我是那種能被感情打動的人,之前的蘭嬌、之後的秦千洛,我認為,他們都比菲兒優秀。

菲兒從小在我心裡,就是妹妹,冇有任何想法那種。”

話語很是篤定。

蘭溪溪知道他不會說謊,也不屑說謊。

的確,蘭嬌雖然壞事做儘,但在愛薄戰夜這件事,和等待那麼多年上,是毫無疑問的深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