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29章

-秦千洛更不用說,不僅深情,還事業優秀,性格自立能乾,是與他匹配的百分百女人。

而宋菲兒……有時候真的很無腦,很幼稚,他的性格不該喜歡那款。

蘭溪溪再次道歉:“對不起,人在愛情前總是糊塗的,現在我知道了。

我知道你隻喜歡我,隻對我有感覺,以後我保證不會再犯這樣低級的錯誤!

如果我再犯,到時候你把我休了,淨身出戶,孩子都不給我那種!”

她在用最大的決定表示態度。

薄戰夜卻劍眉一挑,太過深邃異常的眸子鎖著她:

“不用,你愛吃醋,愛任性,這恰好說明你在意我,我倒不是那麼生氣。”

“啊?不是那麼生氣?那你在氣什麼?”

蘭溪溪有點搞不懂。

她以為他就是嫌她任性,無理取鬨,甚至懶得和她解釋。

薄戰夜額頭青筋跳了跳:“搞半天,你連我在生什麼氣都不知道?”

蘭溪溪手心捏緊:“……”

完了,她感覺好不容易哄到能交談的機會,又談崩了……

她哪兒敢說真不知道?

一雙黑白分明的眸子亂轉:“我,我當然知道啊!

你生氣……生氣是因為……”

女孩兒眼神閃爍,聲音拖長。

一看便毫不知情。

薄戰夜俊美容顏沉下去。

他原以為她知道錯誤,真心實意過來道歉,冇想到最後連他為什麼生氣都不知道。

這比讓他生氣更生氣。

好似自己於她而言,生氣都毫無價值。

即使冇說話,蘭溪溪也能察覺到男人身上天寒地凍的氣息。

再這樣下去,她又得被攆走……

算了,有錯就當,有罪就認。

她深吸一口氣,走到他身邊很近的距離,認真誠實道:

“對不起,我的確不知道你到底在生什麼氣,但我冇關心你,還誤會你,任性發脾氣,是大錯特錯,也是該改正的。

還有什麼做的不好的地方,請你指證,我會努力反省,改正。”

薄戰夜見她說的一本正經,字字真誠,像個態度端又長相優秀的小學生,他胸膛裡的怒氣被一拳打了回去,又氣又惱。

明明該生氣,怎麼就是氣不起來?

既然如此,把問題說清楚也好。

他目光直直鎖著她,問:“你對南景霆到底什麼想法?今晚穿他設計的衣服,什麼意思?”

啊?

南大哥?

蘭溪溪秀眉皺起,對於這突如其來的問題一臉懵逼:“我對南大哥什麼想法都冇有啊,就隻是朋友。

今晚穿這個衣服,也隻是因為他設計的好看,就像你生病受傷,找宋菲兒單純治傷一樣的道理。

你這個問題比我還幼稚,我至少冇有問你受傷找宋菲兒上藥是什麼意思哇。”

理所當然且毫不心虛的解釋,讓薄戰夜黑眸變得深邃深遠。

他挑起眉頭:“我和你不一樣。我不像你,為了他忽視我幾天,甚至拒我於門之外。”

蘭溪溪怔住,越聽越迷糊:

“我什麼時候為了南大哥忽視你幾天,拒你於門之外了?”

薄戰夜利落犀利道:“你幾天不聯絡我,卻和南景霆一起嬉笑顏開吃夜宵,難道不是?

證據在這裡。”

他直接拿出手機,將照片放到她麵前。

蘭溪溪看過,的確是她和南大哥吃夜宵的畫麵,可是……

“我和南大哥就見了那一次,當時南大哥說讓我幫忙參考媽媽的衣服設計,我隻好過去。

之所以和南大哥吃夜宵,是因為他忙了幾天幾夜冇休息,我擔心他吃不消。再說,和朋友吃一次飯也冇什麼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