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3章

-薄戰夜氣的眉心突突直跳。

這小半生來,他做的項目及事業,全都很優秀,很完美。

隻有這臭小子,處處跟他作對。

空氣變得無比冷寒,壓沉。

蘭溪溪生怕薄小墨又捱揍,快速走過去:

“小墨,人是鐵飯是鋼,一頓不吃餓得慌,你怎麼能兩天不吃飯呢?還是乖乖吃吧。”

薄小墨望向她,搖頭,氣氣的道:

“我不。爹都冇了,不想吃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他就那麼不喜歡蘭嬌嗎?蘭嬌在私底下,到底對他有多差?

無奈,她隻能在丫丫身上找切入口:

“丫丫,你生著病呢,你又為什麼不吃飯?”

蘭丫丫努努小嘴,望著蘭溪溪,天真無邪的說:

“小墨哥哥不吃,我也不吃。我們是好朋友,有福同享有難同當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這兩小傢夥,真不愧是親兄妹。

她歎一口氣,沉下思緒,湊到薄小墨耳邊,悄悄說了句話。

“真的嗎?”薄小墨眼睛一亮,充滿驚喜與期待。

蘭溪溪笑著回答:“真的,阿姨從來不騙人哦,那你現在要不要乖乖吃飯?”

薄小墨嗯嗯點頭,如同搗蒜:

“嗯,我要吃鮮肉丸子,牛肉卷,炒年糕。”

餓了兩天的小祖宗終於吃飯了!

莫南西高興的就差哭出來:“小少爺等等,我馬上去買,馬上。”

“小墨哥哥,真好,你願意吃飯,我也可以吃飯了,肚子好餓餓。”蘭丫丫摸著小肚子。

薄戰夜揉揉她的頭,柔聲道:“以後彆和哥哥學。”

蘭丫丫看著他,高興的小臉兒瞬間像花兒一樣焉了,搖頭:

“不,我聽小墨哥哥的,不聽你的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敢情他結個婚,全世界都得罪了?

不可想象,他若真娶了蘭嬌,他和小墨的關係會走向怎樣疏遠的境地。

深邃視線望向蘭溪溪:“你剛剛跟他說了什麼?”

他似乎格外聽她的話?她就那麼討喜?不僅讓他心緒紛亂,連自己的兒子都俘獲?

蘭溪溪眯起月牙眼:“秘密。”

那靈動活潑的模樣,甚至可愛。

薄戰夜擰眉。

小女人,還會玩神秘?

很快,莫南西買了食物回來。

兩個小傢夥狼吞虎嚥的吃著,畫麵很和諧。

他看的很欣慰,他們就這樣長大,再定個娃娃親,挺好。

對了!

“蘭小姐,有件最重要的事情告訴你!”

“啊?什麼事?”蘭溪溪見他這麼突然,心提到嗓子眼:“是不是丫丫的病情惡化了?”

莫南西搖頭,拉過蘭溪溪到牆角,壓低聲音彙報。

“什麼!”下一秒,蘭溪溪驚訝的聲音響起。

薄戰夜蹙眉,以為很不好的訊息,走過去,扶住蘭溪溪的瘦小的身姿:

“怎麼了?”

蘭溪溪冇有心思理會他,滿腦子都是莫南西的話語,錯愕不信問道:

“你說真的?丫丫真的冇病?冇患血癌?”

莫南西點頭:“嗯,昨晚我找的醫院最權威的癌症專家,親自為蘭丫丫小姐檢查,足足兩次的結果,都是健康無病,隻是身體虛弱了點而已。”

認真的話語,篤定的語氣。

儼然是真的。

蘭溪溪眼睛泛紅,一抱抱住薄戰夜,激動的上串下跳:

“太好了,太好了,丫丫冇病,我的丫丫是健康的。真的太好了!”

她高興,喜悅,興奮。

小小的身子,不斷在他胸膛裡蹭著。

薄戰夜也很高興這個訊息,可小女人磨來蹭去間,不斷觸動著他的血液,神經,他眸色染了暗沉,脊背僵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