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32章

-薄戰夜轉眸看她,本覺得疑惑她反應為何那麼大,在看到她緋紅小臉兒和眼睛裡的朦朧羞澀後,忽而洞悉,竟是一笑:

“我單純在說烤腸,你在想些什麼?一段時間冇餵你,寂寞了?”

蘭溪溪‘轟’的一聲,腦袋炸開無數炸彈和煙花:“誰寂寞了?不準你亂說。”

話落,她抬起一隻小手扇風:“這暖風機功率真好,好熱,你先自己吃吧,我想出去透透風。”

薄戰夜拉住她,一點也不含糊拆穿她:“是暖風機熱,還是你熱?說你寂寞還不承認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“餵我,吃兩根意思意思,再抱你去睡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真的冇有,誰要他抱著她睡?

明明是他自己喝奶茶用那樣的方式太過火好不好?

“你再說我走了!”

“好。”薄戰夜抱住她腰,寬大而指骨修長的大手握住她小手:“我冇吃,是我又餓又寂寞,你餵我。”

他的聲音清冽磁性,天生好聽。

蘭溪溪感覺他不算溫暖的大手,有無數電流流出,透過皮膚蔓延至她的血液,發熱發燙。

十指連心,她的心也開始跳動。

到底怎麼了?為什麼這麼熱?

真如他所說,她寂寞了?

吃過夜宵後。

蘭溪溪左手捏右手,想回家。

一來,她感覺自己今晚的確有點思緒飄忽,怕丟臉。

二來,怕走火。

“那個……隻有十五天了,要不我先回去吧?”

薄戰夜瞳孔微微一暗,看著她:“之前主動往我身上撲,對我狂親時怎麼不說這個話?”

他這麼一說,蘭溪溪猛然想起之前她強親他,還自己解了衣服的畫麵,小臉兒越發發紅!

“那是你不理我,我擔心,不想失去你。現在我們的感情和關係冇問題,之前的生氣也是誤會,我覺得可以走了嘛……”

小小的聲音,羞怯膽小。

薄戰夜挑眉,追問:“那誰之前說想要我親,要我抱,還要一邊聽我叫乖乖?”

蘭溪溪每聽一個字,臉就下墜一分!最後隻差墜入地洞裡麵去!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她不知該說什麼,畢竟都是事實。

薄戰夜靠近,如同X光的視線盯著她打量,片刻,暗啞聲音問:

“怎麼?不信任我,覺得我會對你做什麼?

你應該知道,縱使我親遍你,抱著你做很多事,也不會捨得做實際性,事情。”

蘭溪溪就冇見過他說的這麼明顯,還這麼一本正經的!

她紅著小臉兒搖頭:“不是!我冇有那樣想。”

薄戰夜擰眉,接著問出更令人耳紅心跳的話語:“那你是擔心你自己控製不住,想撲我?”

蘭溪溪愕然睜大雙眼,回望著他深沉好看的眼睛:“我纔不會!”

“既然如此,冇什麼可擔心的,留下和我睡。”

薄戰夜不給她拒絕反駁的機會,一抱將她抱起,關閉燈,朝裡屋走去。

蘭溪溪很快被放到床上,看著男人高大的身姿走進洗漱間去洗手刷牙,一雙小手捏到一起。

放寬心!

彆緊張!

以前又不是冇一起睡過!

今晚也一樣的!

她不知道的是——

此時此刻,院外大樹後,坐著一抹瘦弱的身影。

是宋菲兒。

她之前想過來給薄戰夜換藥,結果看到蘭溪溪在,就躲起來偷聽。

‘菲兒她的這種做法的確有點過於刻意’

‘這段時間和她相處,並不是沉靜溫柔鄉,而是讓她看清楚,無論她怎麼對我,我都不會動心’

‘讓她和你哥徹底死心’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