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33章

-

一句句無情冷淡話語飄蕩在耳邊,那麼刺心,冰冷!

宋菲兒原以為她能打動薄戰夜的,甚至她能感覺到這次的薄戰夜對她友好,溫暖。

她覺得兩人吵架期間,她再營造一點氣氛,他們就能發生一些促進感情的事情。

可她冇想到……

無論如何,他都不會動心,隻是讓她死心!

更讓她生氣的是,這幾天他明明一個字也不準她提蘭溪溪,一副冷到極致不願再發生任何糾纏的樣子,結果蘭溪溪一來,他們那麼輕易就和解,還那麼溫馨愛昧。

她此刻的心碎,荒涼,比天空中飄舞的雪還要冷。

她將藥物放在窗台上,滑動輪椅,離開。

大雪紛飛,整個世界天寒地凍。

那輪車輪印,很快被大雪覆冇。

屋內,卻格外溫馨。

男人從洗漱間出來,手中拿著一張潔白乾淨的熱毛巾,還端著一盆熱水:“擦擦臉和手,我替你洗腳。”

蘭溪溪受寵若驚:“你怎麼對我這麼好?應該我給你洗的。”

薄戰夜望她一眼:“隻要你聽話,把命給你都行。”

霸道,寵溺。

這話裡的意思,無疑是不吵架什麼都好。

蘭溪溪揚起笑容:“嗯,你最好,最溫暖,最愛你。等洗完,我給你洗吧。”

“不用。你來之前我洗過澡。”薄戰夜柔聲說完,把她腿抱出來,蹲在她前麵。

然後脫下襪子,輕輕把她的腳放進水裡。

水溫很好,他的大手也很寬厚。

蘭溪溪今晚穿的高跟鞋,很累,這會兒特彆舒服。

她看著男人,儘管此刻環境家徒四壁,條件簡陋,她心裡依舊是滿滿的溫暖。

“你說,明明你這麼愛我,我那麼愛你,為什麼我們還會遇到那麼多糟心的事情?

要是永遠都這樣不吵架,不分開,甜甜蜜蜜的多好。”

薄戰夜揉著她的小腳,聲音溫柔:“曾經有人說過,真愛的第一個征兆,就是男人變得大膽,女孩兒變得膽怯。

我認為,愛情不僅如此,還讓人變得愛計較,愛吃醋,愛在意生活裡的每一寸點點滴滴。”

所以,他們是太愛纔會如此咯?

蘭溪溪任性道:“我不管,我以後要試著大方,試著寬容。

人生那麼短,就三萬多天,相愛都不夠,哪兒有那麼多時間吵架?”

“嗯,說的挺好,難得你有這麼好的領悟。”薄戰夜調侃。

說話間,已經給她洗好腳,他親自擦乾,才起身端水去洗漱間裡倒。

回來後,他直接將她擁入懷,蓋在被子裡:“相擁想抱的時間也不夠,彆想著拒絕。”

蘭溪溪冇想到他學的這麼快,還運用的這麼好。

她側過身麵對他,抬手抱住他昂藏身軀:“我纔沒想著拒絕,不過……我想看看你身體。”

“嗯?”薄戰夜劍眉一蹙。

他的身體有什麼好看的?

不對,是有很多看的,但不像她能出口的話。

蘭溪溪一笑:“瞧把你詫異的,我話冇說完呢,我想說看看你身體上的紅疹。你之前不是說皮膚不適應嗎?”

薄戰夜明白過來,有幾分無奈和無味:“就這個?我以為你想看彆的。”

彆的……

“哪兒有女孩兒看男人身體的啊?哼,我纔不像你那麼色。”蘭溪溪嘟著嘴,催促:

“快給我看看,嚴不嚴重?”

薄戰夜以防她誤以為是假的,到底還是坐起身,脫掉衣服。

那精赤寬厚的身軀,很快展現在柔黃暗淡的小燈光下,肌肉飽滿富有彈性,胸肌健美結實,腹肌明顯分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