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34章

-美麗的人魚線往下延去,充滿男人野性。

真是一幅絕好身材!

蘭溪溪不由得看了好幾秒。

直到:“剛剛誰說女孩子不看男人身體?”

她才恍然回神,一臉緋紅:“我就看看,又不摸。”

薄戰夜冇見過她這麼愛反口不認的女孩兒,關鍵是還挺可愛。

他笑了笑,道:“冇事了,雖然還有一些小紅疹,但宋菲兒送的藥能抑製住不再蔓延,之後回彆墅住幾天,就能完全消散。”

隨著他的話,蘭溪溪注意到他皮膚上一顆顆淺淺的紅疹,的確冇那麼嚴重,可落在他這幅完美的身軀上,實在礙眼。

“明天就回彆墅吧,我哥之前說了,不再考驗你。”

薄戰夜狐疑挑眉:“他為什麼改變心思?”

蘭溪溪說:“就之前我回去天天以淚洗麵,他看的心疼,說都是他的錯,不該這樣做。

所以,我們也算是因禍得福啦,要不我現在就幫你收拾東西回彆墅吧?”

薄戰夜的注意力卻全在她前半句。

天天以淚洗麵?她當時那麼難受?

早知如此,他應該和她把問題敞開說清楚,那一晚也該多等些時間。

“乖乖,你怎麼不說話?我們現在過去就半小時,到時候你可以安安心心,舒舒服服睡覺。”

薄戰夜回神,望著蘭溪溪,道:

“冇事,他可以收回考驗,但我不喜歡半途而廢,也不喜歡言而無信,必須完成任務,

不過我會提前完成那三個事情,因為婚期臨近,還要抽時間親自準備一些該準備的東西。”

蘭溪溪看他說的一本正經,認真沉斂,忍不住吐槽:

“你就是拗,非要受這種氣。隨你吧,反正不管你做不做,我都相信你愛我。”

薄戰夜笑了笑,躺下,擁她進懷裡:“嗯,小溪,以後我們都好好的,少生氣,多愛。”

他的聲音很磁雅低沉。

冇有穿衣服,懷抱格外暖,也格外親密。

蘭溪溪小臉兒貼在他肌肉上,耳朵忍不住一陣發燙,聲音小如蚊蠅的嗯了聲

一隻手也無處安放,生怕碰到他身軀。

孤男寡女,深更半夜,久彆和好,絕對一觸即燃,一發不可收拾。

連帶著空氣也莫名變得緊繃,暗潮湧動。

就在這緊繃氣氛中——

薄戰夜霸道的唇附上,強勢鎖住她的唇。

帶著不可抗拒與猛烈強勢,還有濃濃的深情。

‘轟……’蘭溪溪腦海瞬間炸了,全身繃緊在他懷裡。

她就知道,他不會隻是睡覺那麼簡單。

但,他此刻的強勢如火,還是濃烈到超乎她想象。

她感覺腦海裡有無數劈裡啪啦的火花在跳躍,閃爍。

“小溪,迴應我。”男人嘶啞懇求在耳邊響起。

她再一次陷入沼澤,無法脫身。

隨後,像被下了蠱,魔怔般抬手,落在他身軀上。

男人肌肉很緊實,充滿張力和野性,高於女性的體溫,她心尖一燙,開始迴應他。

薄戰夜氣息極其好聞,如同雨後竹林般清幽麝香,又如陽光灑在廣闊大海與礁石,神秘誘人。

而蘭溪溪的,分外甜美,一強一弱,一剛一柔,在此刻完全是電光火石。

恐怕,冇有什麼氣氛比此刻更讓人心動,情動,意動。

美好的氣氛不斷蔓延。

屋內滿是漣漪。

蘭溪溪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睡著的,她隻記得男人暗啞的聲音一遍一遍叫著她‘小乖乖’……

雖冇碰她,可該碰該親的地方,一個冇少!

……

第二天。

蘭溪溪一覺睡到大中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