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35章

-再睜開眼時,男人已然穿著西裝革履,羽絨大衣,在窗邊的小桌前整理資料。

光線灑在他身上,如同披上一層銀光,恍若天神。

蘭溪溪由衷發出讚歎:“好帥,睜開眼就能看到你,真好。”

薄戰夜裝上資料,轉過椅子望她:“我喜歡夜裡擁著你入睡,你喜歡睜開眼看到我,看來我們挺互補。”

他不提昨晚還好,一提這個,蘭溪溪腦海裡閃過昨晚無數小片段,臉紅成番茄:

“不要一睜開眼就打趣,我餓了。”

薄戰夜站起身:“我帶你出去吃東西,路上需要一點時間,先把你買的烤腸熱給你墊墊肚子。”

似想到什麼,他特意補充:“昨晚的事實證明,你並不討厭吃。”

蘭溪溪愕然一怔,

他說的那麼暗示親密,眼神裡也充滿揶揄,她哪裡不明白他說的深層意思!

啊!好羞!

……

吃過早飯午飯,薄戰夜接到母親打來的電話,讓他過去一趟醫院。

他對蘭溪溪說道:“我先送你回去?”

“不用,爸媽和哥冇打電話冇發訊息,算是默許我跟你在一起的,我也好久冇看阿姨,陪你一起去看看吧。”

薄戰夜倒也不想這麼快跟她分開,帶著她去醫院。

由於是打出租車,他和她都坐在後座,一雙寬厚的大手握住她小手,柔聲說:

“我忽然意識到不開車挺好。”

“啊?為什麼?”蘭溪溪不解,他高高在上,哪兒像坐出租車的人?

下一秒就聽他說:“可以騰出手抱你,牽你。”

溫暖,甜蜜,動聽。

蘭溪溪噗嗤一笑,眼睛裡都是亮晶晶的星光:“想不到高高在上的你這麼會說情話?我也喜歡抱你,牽你的手。”

她抱著他腰,靠在他懷裡,享受他的溫暖。

薄戰夜低頭在她額間吻了吻。

一路上,兩人都是暖暖的。

前排司機無奈搖頭,內心感慨:這什麼世道,做出租車司機也要被喂狗糧……

……

趙心蘭的身體很好,已經可以出院。

但是,昨晚她才得知這段時間薄戰夜所經受的一切,此刻她坐在病床上,滿腦子都是昨晚宋菲兒說的話語:

‘阿姨,九哥哥對溪溪姐很好,為了溪溪姐前往雪地挖鑽,被埋在下麵,差點就不能活著回來。若不是我救他,他真的就失去生命了。

九哥哥為了溪溪姐,還住破舊竹屋,大冬天又冷又濕,身體都漲了紅疹。

九哥哥還為了溪溪姐放棄錢財,過一窮二白的生活,每天熬夜畫設計圖賣,遇到女流氓上司,被用熏暈迷暈,差點被搞丟清白。

不僅如此,九哥哥還因為溪溪姐買醉,險些心臟病、胃病共同發作,吐血而亡。

甚至,九哥哥還在身體不好的情況下,親自動手學熬阿膠,討好溪溪姐的母親。隻怕阿姨你也冇嚐到過呢。

九哥哥真的很愛溪溪姐,看得人好羨慕。

不過……溪溪姐不知道為什麼,有這麼好的九哥哥,還和南景霆勾勾搭搭,忽視九哥哥的好,讓九哥哥生氣,被冷落。

哎,好替九哥哥心疼。

也不知道傅家對九哥哥的考驗什麼時候結束?好害怕九哥哥還冇堅持到最後,身體就吃不消出意外。

難怪都說愛情裡受傷最深的是付出最多的人,選擇一個你愛的人,不如選擇一個愛你的人。’

一句句話語,落在趙心蘭心尖,無不是利刀化著她的心臟。

她很喜歡蘭溪溪,也很讚同薄戰夜跟她在一起。

可,薄戰夜到底是她的親生兒子,身上掉下去的肉,她哪裡能不痛心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