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36章

-傅家再尊貴,薄懷景做的再不好,讓小夜去南非親自挖鑽已經足夠了,為什麼還要那麼為難?

他的兒子,也是她的寶啊。

不行,她一定要找傅家人好好說說!

趙心蘭穿上鞋,便去了傅家。

以至於薄戰夜和蘭溪溪趕到醫院時,病房裡已經空落一片。

“醫生,我母親去了哪裡?”

醫生尊敬禮貌說:“九爺,夫人說她有事出去一趟,晚點再聯絡你,讓你不用擔心。”

出去一趟?

母親在帝城無親無故,能去哪裡?去找誰?

薄戰夜不禁好奇,拿出手機撥打電話:“媽,你在哪兒?”

趙心蘭倒是很快回覆:“小夜啊,媽買點東西,晚點直接回彆墅,你回彆墅等媽吧。”

“好。”薄戰夜並未起疑,掛斷電話:“媽回彆墅了,你要不要過去?”

蘭溪溪點頭:“當然!我今晚跟你吃過晚飯纔回去。”

薄戰夜看著她又化身小粘人,嘴角勾了勾:

“若冇吵架時,你也這麼粘人,我會更滿意。”

“可以啊,以後我會經常粘著你,尤其是結婚後,纔不給其她小妖精靠近你的機會。

不過先說好,你不準嫌我煩,我最怕我太注意你,讓你覺得膩、厭棄。”

這次吵架,她就嘗試到這種感受,哪怕隻是她誤以為的,都很痛心痛苦。

薄戰夜握住她小手:“永遠都不會膩。”

兩人溫情溫馨,絲毫不知道此刻傅家,在進行著一場冇有硝煙的戰爭——

豪華大客廳內。

傅氏夫婦,傅懿謙,幾人禮貌和藹坐在沙發上。

他們的對麵,是從醫院出來的趙心蘭,衣著樸實低調,臉上也有些拘謹。

“傅先生,傅太太,傅太子爺,突然上門打擾,不好意思。

隻是我也是逼不得已,才特意過來。”

國雅琴為人很好,微笑著招呼:“薄夫人,我知道你是薄九爺的母親,你有什麼事,可以直說。”

趙心蘭能感覺國雅琴知書達理,好說好商量。

她說出自己想法:“我知道你們剛認溪溪回來,想彌補溪溪,也想把全世界最好的給溪溪。

我也一樣,我和小夜分開二十多年,也才相認,我不指望他有多出色,多優秀,再做出怎樣的事業,就希望他能幸福,平安,健康。

在溪溪冇有揭露真實身份時,哪怕她隻是普通身份,也冇有好的家境,我依然冇有任何意見,甚至在我家親戚欺負溪溪時,站在溪溪這邊。

對我而言,隻要小夜喜歡,我就喜歡。他們兩人幸福就足夠好了。

我想,你們考驗小夜,也是希望兩人幸福,我很理解你們,也覺得冇什麼不對。如果我有女兒,也必然會好好考驗一番的。

但是,我覺得考驗是建立在看一個人是否誠心上,而不是身體的折磨,如果說非要證明他能忍受多大的痛感,才能多愛對方,那我覺得這種方法是錯誤,且極端的。

小夜為了溪溪去南非挖鑽,甚至拖著帶病的父親,我認為已經足夠說明他放下身段,證明誠心。

之後還有一些細細小小的考驗,對彆人來說可能過於普通,可小夜完全是拿著真心去做的那一切。

你們覺得呢?”

一句句苦口婆心的話語,全是肺腑之言,發自內心的心疼。

是在心疼自己的兒子,也是在為兒子鳴不平。

同時,也表明著自己之前毫不嫌棄蘭溪溪,從未為難,開明善良。

現在傅家的所作所為過於偏激。

傅正愷幾人皆是做大事之人,自然聽得懂這話裡之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