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38章

-“嗯?”薄戰夜眉宇一挑,意外問:“要什麼?”

當然要親親!

她表現的那麼明顯好嘛?

蘭溪溪紅著小臉兒道:“你是故意的還是假裝的?”

“你說呢?”薄戰夜瀲灩眸光鎖著她,尾音溫柔帶著蜜。

蘭溪溪感覺要溺死在他的眼睛裡。

明明知道他是耍流氓故意的,但還是學著他的樣子裝作不懂: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薄戰夜笑了笑,扣住她腰往懷裡一帶,她的軟柔身姿立即緊貼他的身軀。

他聲音暗啞低沉:“你故作青澀懵懂模樣,是在誘惑我?嗯?”

親密,危險,撩人。

蘭溪溪一點也不否認:“是,就喜歡看你隻能抱我,親我,又什麼都不能做的樣子,誰讓你明明知道人家是什麼意思,還故意逗我?”

薄戰夜擰眉,看著她嘟著嘴,下巴微抬,一副得意不怕的模樣,挑起她下巴:

“我看你就是欠收拾。”

此收拾意味明顯!

蘭溪溪小臉兒一白,生怕惹他發火,飛快搖頭:“開個玩笑,你不親我,那我親你。”

說著,她踮起腳尖,主動親上他的唇。

兩唇相貼,他的唇薄厚適中,她的唇軟柔香甜,碰在一起,無數電流火花蔓延。

薄戰夜發現自己沉迷其中,該死的難以自控。

她說得對,人生短短三萬天,相愛與親吻的時間都不夠,哪兒有那麼多時間吵架?

他親著她,掠奪著她的美好。

“叮鈴~~”卻在這時,一道門鈴聲突兀響起。

應該是阿姨回來了!

蘭溪溪頓時一急,輕輕推開薄戰夜:“快下樓開門,我洗個臉,塗個口紅。”

昨晚到今天,被他不斷親,唇瓣都紅了。

薄戰夜卻並未鬆開,抱著她細腰:“人生那麼短,珍惜在一起的每時每刻,下樓這段路,也該好好利用。”

話落,不給她拒絕機會,一邊吻,一邊帶著她下樓。

蘭溪溪無比錯愕睜大眼眸!!!

從房間到樓道、樓道到樓梯,再從樓梯到客廳!這麼危險的一段路,他居然都在親她!

關鍵是,阿姨還等在門外!

她的心跳到嗓子眼,整個大腦被異常的情緒刺激著,生怕摔跤、生怕被阿姨看到,更有著一種難以言說的情愫……

好在最後,平安到達。

薄戰夜鬆開她,看著她緋紅小臉兒和紅潤唇瓣:“你也挺享受的。”

享受……

“……”

蘭溪溪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!

她也不知道自己剛剛為什麼冇有直接推開,強烈反抗,相反還有點激動。

再看男人,已經整理好衣服,風輕雲淡,一本正經走到門口開門,好似方纔親她親到快要發瘋的男人不是他一樣!

一時間心裡更窘迫堵塞。

為什麼他可以將情緒掌控的那麼分明,收縮自如?

“媽。”薄戰夜開門後,很自然優雅:“您不是說出去買東西?什麼都冇買?”

趙心蘭慈祥溫柔目光落在薄戰夜身上,在看到他穿的廉價衣服,和包紮的手後,目光暗了暗:

“冇看到想來的,走了一圈就回來了,你吃過午飯了嗎?媽給你做。”

“吃了,和小溪一起吃的。”

趙心蘭這才注意到屋內還有蘭溪溪,嘴角微微僵硬:“溪溪過來了啊。”

蘭溪溪連忙揚起笑容,聲音清甜:“嗯,我昨晚就和九爺在一起的。”

說完這話,她才意識到自己暴露了什麼,飛快轉移話題:“阿姨你吃飯了嗎?我給你做。”

趙心蘭的確冇吃,但是:“溪溪你現在是總統府千金,哪兒敢讓你做飯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