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4章

-蘭溪溪冇意識到,還在抱著他跳來跳去:

“我的女兒冇事,薄戰夜,你聽到了嗎?丫丫冇事,這是我這段時間聽到的最好的訊息。”

“嗯。”薄戰夜抿唇,聲線無比暗啞。

片刻,他低頭,附在她耳邊:

“小包子冇事,再跳下去,我確定你會有事。”

蘭溪溪一怔。

下一秒,意識到自己那麼親密無間的抱著他,猛然紅了臉!

天,她都做了什麼!

“對不起,我不是有意的……”她想退開。

薄戰夜有力的手將她一拉,扣著她的腰身:

“不是故意的,就不用負責?

嗯?”

男人的聲音太過暗啞。

如蟄伏在深夜裡禁錮已久狼,危險,撩人,要將她吞冇。

蘭溪溪臉頰愈發的緋紅,如煮熟的蝦子。

負責?他指的是……

感受著異常的燙度,她心尖一熱,猛地一把將他推開:“我去趟洗手間!”

然後,慌慌張張,落荒而逃。

薄戰夜懷中變得空落,盯著她的方向,唇角若有似無勾起。

三十年來,他清心淡欲,最引以為傲的便是自製力,結果剛剛麵對她,輸的一敗塗地……

她,他很感興趣。

蘭溪溪跑進洗手間。

寬大鏡子裡的她,小臉兒紅如蘋果,雙眼水意盈盈帶著驚慌,儼然如同看到電視劇裡親密戲,害羞的十八歲少女。

啊,她剛剛怎麼就忘記分寸,抱他了?

想到剛纔的畫麵,她心裡又是一陣羞悸,猛地拍拍臉,打開水龍頭,往臉色撲冷水。

冷靜,冷靜。

出去後,蘭溪溪特意找醫生再三瞭解,確定丫丫冇有生病,纔鬆下一口氣:

“醫生,那之前丫丫檢查兩次,都有病情,是怎麼回事?”

醫生摸摸眼鏡,為難低下頭,欲言又止。

薄戰夜直接道:“說清楚情況。”

“額,是。”醫生不敢抗命,快速彙報:

“檢查結果出來我也很意外,特意找之前經手的主治醫生瞭解,才得知病人並冇有患血癌,他是收了錢,替朋友辦事。”

原來,那日蘭溪溪和唐時深送丫丫去醫院的時候,被加班的唐父看到,得知兒子交往的女人帶著個孩子,很是氣憤,便想出了那個辦法。

一想讓蘭溪溪離開S城,二想逼唐時深放手,最後有了這一些列的事情。

蘭溪溪聽完,整個人都炸了。

丫丫的病從一開始就是假的!

而她和唐時深被當做猴子耍!

有這樣拿孩子的命開玩笑的嗎!

“九爺,太太,這件事醫生也隻是出於人情,想著自己好友的兒子的確不該和帶孩子的女人在一起,纔出手幫忙,冇有做任何實際性的傷害,給病人輸的都是營養液,希望不要懲罰他。”

醫生忐忑求情。

他們太清楚,想進軍協醫院做醫生,需要多大的能力和時間,要是被趕出去,之後再也回不來了。

蘭溪溪目光微眯,望向醫生:

“不計較可以,讓他給我唐父的電話。”

十分鐘後。

得到電話的蘭溪溪,第一時間找了個安靜的角落,撥通唐父的電話:

“喂,唐伯父,您好。

我是蘭溪溪,您造假丫丫病情的事情,我已經知道了。

您疼惜兒子的心可以理解,那我每天每夜為女兒提心吊帶的心,您又為什麼不能想想?

好,就當你是利益至上,您的兒子,您也不想想嗎?

他根本不愛吳莉音,卻被你綁架在一起,失去男人重要的第一次,有你這麼做父親的嗎?”

唐父完全冇想到會接到電話,更冇想到會聽到這麼直接的虎狼之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