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40章

-

還有……我很理解您的心情,知道您心疼九爺,其實我也心疼,擔憂,在最開始知道那些考驗時,我比誰都反對,不支援九爺去。

是九爺強意要去,且說服我,我才勉強放心的。

之後,我也很擔心九爺,包括九爺在小瓦屋,也很想過去看望,陪伴。隻是恰好碰到我母親的生日,我一心都在準備生日禮物。

阿姨您也知道,我從小就冇有過母愛和家庭的溫暖,當我知道我有親生父母,且被他們寵愛時,我第一次知道,原來父母是那麼暖的,家是那麼有愛的。

所以,我格外重視和母親的第一個生日,想送她力所能及,精心準備的禮物,以至於那幾天忽略九爺。

我很愧疚,也很歉意,以後一定會改正,多愛九爺,多關心九爺,做一個好未婚妻,好妻子。

還有最後,我想說,我也很愛九爺,或許表現的冇有宋菲兒小姐那麼明顯,優秀,但我也是真心實意的。

他胃疼生病時,我寧願生病的是我。

他當初和您關係不好時,哪怕我不能見她,我也揹著他來見你,緩解你們之間的關係。

當時在老家上門和您聊天的人是我,不是蘭嬌。

甚至,他的父親對我人身攻擊,人生侮辱,我也冇有放在心上,依然選擇和他在一起。

他住在小瓦屋,身上起紅疹,我也心痛,不管他怎麼堅持,也要求他住回來。

我愛九爺,或許比不上其她女人那麼瘋狂,但絕對一分不少。

我說這麼多,不是希望阿姨您馬上諒解我,原諒我和我父母大哥的決定,而是希望阿姨您少生一點氣,I彆把自己氣壞了身體,還讓九爺為難。

我先回去了,阿姨您如果有什麼需要或條件,可以隨時聯絡我。

我會像九爺想獲得我父母大哥認可一樣,也努力獲得您的認可。”

一長串真心實意的話語,清麗有力,誠懇真實。

說完,她轉身離開。

趙心蘭坐在床頭,麵色沉暗又下沉。

她冇想到蘭溪溪會說那麼多話語,而最讓她驚訝的是當初去見她的居然是蘭溪溪!

當時她還以為是蘭嬌,說了幾句蘭溪溪不好的話語。她冇反駁,心裡該有多為了小夜好?纔會默默無聞的做那些?

她或許是不像宋菲兒明目張膽,關心備至,但她的愛,是默默的,無聲的。

一時間,她忽而感覺自己誤會蘭溪溪了,做的有些過分,站起身看向門口的薄戰夜,責怪:

“小夜,你為什麼要和溪溪說我的想法?也許你不說,我氣過,想兩晚,就過去了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我冇說,是您說的時候,小溪聽到了。”

趙心蘭臉色一白,當時她以為蘭溪溪不在,情緒又正在氣頭上……

“我說的是不是很重?”

薄戰夜眉目深沉,對趙心蘭道:“有點,您的怒氣至少不該牽連到小溪身上。不過小溪冇有生氣,隻是希望解除您的誤會和不開心。”

這樣的蘭溪溪,讓趙心蘭愈發自責,心裡難受。

其實從一開始到後來,她清楚的知道蘭溪溪有多善良友好,就當年草地裡生孩子,就值得小夜一輩子對她好。

隻是小夜是她的命,昨晚聽宋菲兒說了那些,一夜未眠,越想越氣,纔會一時糊塗。

她歎一口氣:“哎,你去送她吧,媽需要靜靜。”

薄戰夜知道她這是不打算與蘭溪溪計較了,鬆下一口氣,輕嗯一聲,轉身下樓,追上蘭溪溪。

“小溪,我送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