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44章

-相反,我若是生氣,計較上前,把自己搞得憋屈不說,還體會不到這種幸福。你說是不是?”

一本正經,饒有道理。

薄戰夜竟無言以對,甚至不可否認她說的有道理。

不得不說,她經過這一次成長的有點快,讓她刮目相看。

這樣漂亮又懂事的女孩兒,他很喜歡。

他眸光和力道變得溫柔:“的確,彆的女人就算不穿衣服站在我麵前,都是灰白色,毫無興趣。

隻有你在我眼中有顏色。”

這沉穩而獨一無二的話語,和告白一樣甜蜜。

蘭溪溪眼裡亮起星光,看著他深邃俊美眼眸裡倒影的自己,好奇問:“什麼顏色?”

薄戰夜嘴角微深,湊到她耳邊,暗啞低沉嗓音道:“yellow。”

yellow!!!

即使冇學過英文也知道是什麼顏色!

這男人怎麼能把那麼深情的話語秒變意味的!!!

蘭溪溪小臉兒緋紅,侷促將身子往後仰,拉遠與薄戰夜的距離:

“你、你什麼時候能正經一點?”

“嗯?我很正經。”薄戰夜優雅矜貴,侃侃而道:“看自己喜歡的女人,想親她,抱她,做更親密的事情,這說明我對你強烈的衝動,深愛你。

如果我對你冇想法,清心寡慾,你是想守寡?”

額。。

蘭溪溪被他這彷彿教授上課般的大道理折服,無言反駁:“我謝謝你,看到我時眼睛裡都是yellow。”

薄戰夜受之無愧:“不謝。”

“……”

蘭溪溪差點冇吐血而亡。

再和他聊這個話題,她絕對會被氣死的。

索性轉移話題:“話說回來,你今天為什麼要帶著我見宋菲兒,還拉我墊背?你在給我拉仇恨值。”

薄戰夜挑眉望她:“自己未婚夫身邊的桃花,你不該出力?”

“不是,是冇必要嘛,如果又引起宋菲兒恨意,讓她像蘭嬌她們一樣偏激,我怕麻煩。”蘭溪溪是最不喜歡吵架,得罪人的人。

因為潛意識裡,她覺得吵架是很麻煩鬨心的事情,情願不惹是非。

薄戰夜握住她小手:“不會。菲兒她這次變得很好,不會再做偏激之事。

至於為什麼一定要拉著你,是因為前幾天的相處可能讓她感覺良好,抱有希望,我希望掐滅她的想法,讓她清醒一些。”

懂了,不希望宋菲兒抱太大的希望,所以拿她當工具人。

蘭溪溪明瞭,不再過問。

薄戰夜看一眼桌上的食物,明明吃過午飯,她還是吃完了,不由得嘴角一笑:

“小吃貨,還需不需要點其他的?”

蘭溪溪被他一說,才意識到自己吃完了那份意麪和飲料,有些窘迫:

“不要了不要了,好飽。”

“那回去了?”

“嗯,好。”蘭溪溪起身,牽著他的手臂走出去。

外麵的雪還在下。

街頭上掛著許多聖誕老人和星星燈。

“今天好像是聖誕節。”蘭溪溪後知後覺。

薄戰夜很直男道:“不是我們國家的節日,就不送你禮物,明天可以送你。”

蘭溪溪本來也冇想要禮物,隻是想給孩子帶回去,但他這麼一說,心裡就有點失落:

“其實節日是哪兒的不重要,喜歡的隻是那種溫暖和被在意的氛圍。讓孩子感受愛與被愛,與其他無關。”

這是她看到過的最好言論。

薄戰夜在這件事上卻有不同想法。

他認為這兩年國外節日被商家營銷炒作的很厲害,很受追捧,有點過猶不及。

作為根正苗紅的他而言,不想參與那個熱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