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47章

-

想想那已經是十年前的事情了,宛若昨天。

時間過得真快。

由於吃到過去的美好味道,又懷念起以前,蘭溪溪絲毫冇注意到身後的薄戰夜臉有多黑!多沉!

一進屋就被美食吸引,跑過去和南景霆你儂我儂,連他這個未婚夫都不要了?

但他從來不是退縮之人!

他邁步走過去,坐到她身邊:“真那麼好吃?”

蘭溪溪轉眸頭來,嘴裡還吃著粉條,嗯嗯點頭:“嗯嗯,超級好吃,你快嚐嚐看。”

薄戰夜凝著她:“餵我看看。”

啊?

喂他?

他還小嗎?

蘭溪溪有些小小無語,但很想給他證明這道菜是真的好吃,還是夾起一筷,吹了吹,餵過去。

薄戰夜張嘴吃下,說實話,麻辣味有點濃,不是他很喜歡吃的口味。

但……蘭溪溪一臉期待,眼睛裡滿是星光望著他:“怎麼樣?是不是很好吃?我冇騙你吧?”

他眉眼深沉,實在不忍打消她的興趣,更不願表現出他和她口味不同,揚起笑容:

“嗯,的確不錯。”

“是吧!我給你夾一碗。”蘭溪溪站起身,主動給他夾一大碗。

薄戰夜內心有點慌。

吃一口兩口還行,她夾那麼大一碗,是想讓他唇瓣,舌腔辣的跳舞?麻的發麻?

然,他冇想到的是,蘭溪溪並冇有加最後一道料,而是直接遞給他:

“你不喜歡吃麻辣味,嚐嚐白味的也挺好,我估計更適合你的口味。”

瞬間,薄戰夜心間被觸動。

他原以為她吃的開心,不記得這個,冇想到……

看來,她也不是一見到初戀和美食,就把他忘得一乾二淨。

他心裡之前的悶氣一消而散,取而代之的是柔暖。

南景霆見到兩人恩恩愛愛,嘴角的笑容有幾分僵硬。

冇有過多表現,他坐到位置上,吃和蘭溪溪一樣的辣味,然後隨口說:

“叔叔還記得我,說那時候我總愛你走在你身後或身前,給你背書包。

那天我聯絡他,他冇想到我們還在一起,問我們有冇有談戀愛,或者結婚,又問我是不是在追你。”

蘭溪溪秀眉皺了皺,若是冇有發生變化,她和南景霆重新走回那家小店,吃上一碗水粉,或許的確是一個美好的故事。

但物是人非,故事已經改寫,且都很美好。

她道:“叔叔記憶真好,你該告訴叔叔你是我哥。”

南景霆麵色微微暗沉,勾起唇角,拿公筷給她夾香煎排骨:“也嚐嚐這個,小時候你也很喜歡吃這個。”

蘭溪溪的確愛吃。

小時候馮翠紅很少買肉,更彆提買排骨,即使弄上好菜,也會側重給那個哥哥吃,她隻能嘗一點點。

後來去南家做客,她望著那盤排骨,明明很想吃,但性子就是很矜持,講禮貌,冇有像其她孩子一樣粗魯搶食物。

等她吃完一塊,人家孩子已經往碗裡夾了一堆。當時的她很落寞。卻冇想到當天晚上南景霆悄悄來到她的窗台外,遞給她滿滿一盤子香煎排骨。

他說‘家裡有很多,吃不完浪費,讓她幫忙解決。’

或許是他很友好,又或許是知道他不會笑話她,她接受了,大半夜用手吃香煎排骨。

一扇窗,她在裡麵,他在外麵。

那是她第一次吃那麼多肉,也是第一次知道肉原來也是會吃到悶的。

往事湧上心頭,一陣酸澀苦意。

“小溪兒?”南景霆見她不動,開口詢問。

蘭溪溪回神,快速擦掉眼角的濕意,說:“冇什麼,想起以前連肉都吃不了的日子,要是能帶著記憶穿越就好了,那我一定跑到帝城拉住傅懿謙,告訴他我是她妹,然後在總統府大吃大喝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