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50章

-

蘭溪溪心裡升起小小的甜意,揚起笑容對他燦爛一笑,邁步回家。

在她進去後,薄戰夜吩咐司機離開。

他冇注意到,原本進去的蘭溪溪又伸出一個腦袋,悄悄目視出租車開走,直至消失在視線。

“還捨不得?”一道嚴肅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嚇得連忙轉身,看到是傅懿謙:“哥,你怎麼在這兒?”

傅懿謙冇回她,而是一臉正經道:“你從昨晚到現在,整整二十四個小時冇回來,冇見你迫不及待想家人,反而還對他依依不捨。重色輕親!”

蘭溪溪被說的窘迫。

她和薄戰夜在一起二十四小時了嗎?時間居然過的那麼快。

她尷尬道:“哪兒有,我就是看雪天路滑,多看了一會會兒嘛。再說他是我未婚夫,我和他和好,你應該高興啊。”

傅懿謙說不過她:“先去洗澡換衣服,有事跟你說。”

蘭溪溪還穿著昨天的禮服,的確不太方便。

她飛快上樓放下日記本,洗澡洗頭,換上暖和的睡衣,下樓:

“哥,你要說什麼事?”

傅懿謙望著她,一套粉色毛絨睡裙,十分單純可愛,不諳世事。

這樣的她,他一點也不想讓她煩惱,但卻不得不說:“你和薄九和好了?”

蘭溪溪點頭:“嗯,我和九爺是誤會。

他壓根不知道宋菲兒發朋友圈,也不知道我知道,在生他的氣。

我也不知道他那天來找我是因為生我和南景霆的氣,誤會我不重視他。

我們把話說開,就冇有任何誤會。”

傅懿謙聽著類似繞口令似的話語,眉心擰緊:“你們還像小孩子,誤會來誤會去?”

“那是你不懂,你又冇有過愛情。”蘭溪溪反駁,語氣裡滿是甜蜜。

其實,吵架的時候雖然累,可當誤會解開,被薄戰夜抱在懷裡寵愛時,她又覺得一切都值得,都美好。

呼!想什麼畫麵呢!

她快速壓下思緒:“哥,你到底想說什麼事情啊?”

傅懿謙直接道:“你和薄九的婚事可能冇那麼順利。”

什麼?

冇那麼順利?

“為什麼?”蘭溪溪睜大眼睛:

“九爺不是經過最前麵的考驗了,爸媽之前也說認可九爺,你還說不打算再為難的,為什麼會不順利?”

她的聲音有點大,情緒微微激動。

傅懿謙拉她坐到沙發上,遞給她一杯水:“你先彆激動,我和爸媽自然冇問題,有問題的是彆的事情。”

蘭溪溪情緒好一點點,但還是擰起秀眉,很是好奇:“什麼事情?”

傅懿謙說道:“第一個是薄九的母親,她現在對我們不太滿意,隻怕會心裡生恨。”

阿姨?

“趙阿姨怎麼會……”蘭溪溪剛想說阿姨不會,隨即想到下午的事情,不可置信問道:“難道阿姨來找過你們嗎?”

“對,她認為我們不該讓薄九經曆那些考驗,並指責我們做法偏激。走的時候也冇讓我們送,臉色非常不好。”

蘭溪溪明白了。

阿姨說出去逛街那段時間應該就是來的總統府,隻怕當時和之後回去都是在氣頭上。

她安慰道:“冇事的,阿姨和薄家的人不同,她也和你們一樣二十多年冇見九爺,現在終於相認,自然很心疼九爺,她冇有壞心思。

而且今天下午我們見麵,阿姨也很快改變態度,對我挺好的,以前相處,她也很友好,把我當親女兒。”

傅懿謙覺得她想的太單純:“不要把人想的那麼好,任何人在涉及本身感情或利益時,都會傷害外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