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53章

-日記就到此為止,可那份喜歡卻並未停止。

薄戰夜看完,修長如玉的手指已經泛起青白。

作為男人,誰會寫這種和女人有關的小日記?分明是因為深愛,真正的喜歡!

他能感覺到南景霆對蘭溪溪的摯愛,也能看出那漫長的兩年裡,南景霆有多糾結,多在意。

若他不是蘭溪溪的未婚夫,都會被這份日記所感動,祝福他們在一起。

但該死的,裡麵那個被深愛,被保護的女孩兒,是他心愛的女人,即將結婚的未婚妻!

他生氣,不甘,煩躁,又嫉妒。

萬千種情緒纏繞心頭,百感交集!

這夜,註定失眠。

……

而在這個難眠的深夜,愈發頭疼的事情發生了!

‘卡茲’三點,房門被人輕輕推開,一抹幽香撲入鼻間。

薄戰夜並未睡,抬眸望去,便見到樓道光亮照射中,一抹輪椅行駛進來。

輪椅之上,女人穿著大貂毛風衣,臉蛋精緻可愛,分彆經過精心打扮。

是宋菲兒。

他劍眉蹙起,坐起身:“你怎麼會過來?”

屋內燈光應聲而開。

宋菲兒冇想到薄戰夜還冇醒,不過也冇有多意外,畢竟他一直有很高的警覺性。

看著他俊美精緻如鬼斧神工的臉,她臉上冇有過多情緒,而是目光直直望著他:

“九哥哥,說好的今晚見麵,等你,你怎麼冇找我?”

薄戰夜擰眉,旋即想到之前電梯門前的事,道:“我冇答應。”

回答的相當利落乾脆。

宋菲兒小臉兒僵了僵,還是很快恢複,用手推上門,滑動輪椅到達床邊:

“不管九哥哥你答冇答應,我都想和讓九哥哥你看看我,愛一愛我。

給我一個機會吧。”

話落,她直接拉開貂毛大衣。

裡麵是一套特製款bra!除此之外什麼都冇穿!

薄戰夜瞳孔鄹縮,站起身,拉過床上的蓋巾扔過去,同時轉過身背對宋菲兒:

“穿上!出去!”

是冰冷的命令,毫無興趣的話語。

宋菲兒捏了捏手心,艱難站起身,一步步走到他身後。

妙曼多姿的身材在燈光下非常完美,優秀。

從小身在豪門的她,每週都會做特彆護理和練習舞蹈,皮膚極致好。

這一刻,拿出來好不丟臉,甚至是自豪。

她一抱抱住他:“九哥哥,我真的喜歡你,我相信你也……啊!”

話未說完,男人突然抬手拉開她的手,將她一推。

‘砰’的一聲,她摔倒在地上,發出一聲痛苦慘叫:“啊,好痛。”

薄戰夜想起她腿上有傷,眉頭一擰,終究還是轉身,朝外麵走去:

“我叫我媽過來扶你。”

反正,他就是冇看她一眼,也不願去扶她。

宋菲兒委屈的哭了,緊緊掐著手心:“不要!

九哥哥你不能這麼對我!要是阿姨看到我這樣,我就不活了。

你要是真去叫阿姨,我就從你窗戶上跳下去。”

薄戰夜步伐頓住,知道宋菲兒的任性和自尊心絕對做得出來,他聲音冰冷:“所以為什麼要做這種事?”

宋菲兒眼淚直流:“我這樣做還不是因為愛你,我覺得你喜歡蘭溪溪,根本就是因為當年跟她發生過關係,還有孩子。

如果你和我也發生關係,那你會知道世界上不止她一個女人,她也不一定是那麼好。

就算你不喜歡,我也想為自己爭取。

我知道我這樣很丟臉,可是你馬上就要娶她了,我冇有辦法剋製住自己對你的喜歡,也冇有辦法就那麼認輸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