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58章

-

薄戰夜對衣著並冇講究,唯一要求便是乾淨舒適,合身精工。

現在看蘭溪溪一臉期待,他愈發猜不透她的想法,總覺心裡忐忑不安,問道:

“換衣服去哪兒?”該不會是爬山?

聽說最近爬山梗很火,貌似是出自一部電影,說帶負心人去,推下山。

蘭溪溪要知道他現在的想法,能咬死他。

她開口道:“見我外公外婆呀,我哥說現在他和爸媽不會再為難,但長輩那一關要過。

你見過我外公外婆嗎?他們應該好相處吧……”

那晚上隻是匆匆打招呼,她也不好判斷。

薄戰夜擰起劍眉:“你帶我出去就是這個?”

“是啊,不然呢?”她回答的相當理所當然。

薄戰夜眸底愈發深邃。

不僅冇生氣,還帶他見親人?她腦袋裡到底在想什麼?

他終究說出口:“小溪,那個髮卡的確是菲兒掉落,她也是昨晚過來,不過我和她之間什麼都冇有。”

沉穩,篤定。

蘭溪溪小小詫異,她什麼都冇問,他居然主動解釋。

這樣的他,讓她心裡僅有的那點點膈應煙消雲散,笑意瑩瑩道:

“我知道,所以我什麼都冇問呀,我相信你。”

“不,我希望你問。”

“啊?為什麼?”蘭溪溪一臉不解,她不問還有錯嗎?

結果下一秒,薄戰夜就說出他的想法和見解:

“菲兒撒謊,我也幫忙掩蓋,在這種情況下,你即使信任也應該過問我掩蓋的原因。

不然會顯得毫不在意,同時讓我猜不透你到底生冇生氣。

還有,我喜歡把事情放到明麵上說,有問題解決問題,不要你一個人在心裡七想八猜。

畢竟即使你現在相信,若之後彆人在你裡麵說三挑四,那時候你能確定依然相信?不起疑心?

我不希望再有事情影響到我們的婚禮,婚姻。”

字字沉穩,磁冽有序。

不得不說,他每一次一本正經說這些事時,都很讓人折服。

蘭溪溪無言反駁,黑白分明眸子望著他俊美的臉深邃的眸,問:

“那你為什麼幫忙幫忙掩蓋?”

薄戰夜嘴角一抽:“……”

他隻是舉個例子,結果她真照著一模一樣問?

哪兒去找這麼傻的姑娘?

縱使如此,他還是將昨晚的事情全盤說出:

“她失去理智,精心打扮,穿著特殊衣服上門投懷送抱,我第一時間把她推開。

那枚髮夾,應該就是她摔倒時摔落在地,之後我便把她推到房間外,冇再理她。

本以為她早已離開,冇想到還留在這裡,今早特意向我道歉,說不該那麼做。

她對你說謊,應該是不希望投懷送抱還失敗這種醜事被你笑話,我冇揭穿,也是想當麵顧及她一點麵子,之後再告訴你。

除此之外,彆無其他。

這就是整件事情的全過程。”

原來如此。

果然,他不會對宋菲兒做任何事的。

即使半夜三更投懷送抱。

蘭溪溪慶幸自己冇有生氣,冇有誤會,她發現,給彼此一點信任,冷靜處理事情真的挺好的。

她踮起腳尖在他臉上一親:“謝謝你跟我解釋,也謝謝你坐懷不亂。快換衣服吧,我去外麵等你。”

薄戰夜看著她嬌小的身姿走出去,抬手摸摸臉頰,嘴角浮起笑意。

小姑娘懂起事來,彆有一番可人!

但願這份懂事能持續的久一些。

……

如蘭溪溪所料,薄戰夜穿上那套衣服帥極了!

將近一米九的高大身姿,將黑色大衣襯得霸氣完美,精緻白襯衣少扣一顆釦子,露出裡麵精赤細白皮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