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59章

-喻氏是由喻老爺子一手創立,算是家族企業,一度繁榮鼎盛,隻是到下一代青黃不接,直到喻家長孫被扶上接班人的位置後,纔有了複興的局麵。

而為喻氏集團打下北城首富地位的,就是坐在他麵前這個與他年紀相仿的年輕人,喻夜瀾。

“喻總的大名,我仰慕已久,一直想找個機會切磋交流一下。不過,您也知道,咱們兩家一向井水不犯河水,合作交流的機會不多。”

喻夜瀾目光直視著蔣凡,聲音平靜淡漠,“蔣副總,我知道你。南離的左右手。”

南離的資料他雖然冇有查到,可她身邊的人他還是查到了一些的,這個蔣凡,不光是南離的左膀右臂,還是南家司機的兒子。

三年前南董事長和南夫人車禍去世,司機也當場死亡,正是蔣凡的父親。

而南離並冇有怪罪蔣家,不光將蔣家上上下下安頓好,還把蔣凡從國外調到身邊,進南氏集團幫她。

蔣凡溫雅地笑了一下,“南家對我蔣家恩重如山,我和南總自小一起長大,或者說,我是看著她長大的。在我心裡,她不光是老闆,也是妹妹。”

喻夜瀾墨海一般的雙眸微眯,“哦,青梅竹馬。”

蔣凡又笑,“不,我是她的守護者。就像童話故事裡,騎士守護公主那樣。所以,我不允許任何人欺負她、傷害她。”

話說到這裡,他溫潤的神情變得清冷了幾分。

喻夜瀾眸色平靜地看著他,不動聲色。

蔣凡繼續道:“今天我約喻總出來,就是想瞭解一下,南總失蹤的這三年裡,到底經曆了什麼。您和我們家南總,又是怎樣的一種關係。”

聽到這裡,喻夜瀾的眼中劃過一抹淡淡的失望。

他本想著以南離和蔣凡的關係,他應該能知道點什麼,或許能夠從他這裡知道答案,但如今看來他什麼都不知道。

喻夜瀾舉起茶杯,抿了一口茶水,“你和南離關係這麼好,她冇跟你說過嗎?”

“我不是她的親哥哥,有些事情她怕我擔心,不會告訴我。”

蔣凡實話實說,“可自從她回來後,我能看出來,她有心事,性格也不似往日的活潑爛漫。我想,過去這三年,她一定是經曆了許多,纔會這樣。”

喻夜瀾眉心微蹙,他也突然意識到,南離剛嫁給他那會兒,性格確實比現在要活泛很多,也溫柔乖巧得很。

可現在麵對他,那女人冇有一絲好聲氣,話鋒帶刺,跟對待仇人似的。

“三年前,我父親載著南董事長和南夫人前往北城,是去為南總提親的。可你說她嫁給了你……”

蔣凡深深地看著他,“你就是那個被她暗戀了十年的男人嗎?”

喻夜瀾瞳孔重重一縮,眼底寫滿震驚。

提親?暗戀十年?

南離對他嗎?

……

北郊馬場。

馬場還在修建當中,路坑坑窪窪的並不平坦,南離換上一雙平底鞋是很明智的選擇。

“小心。”

傅彧伸手扶了南離一下,南離並冇有拒絕,禮貌道謝,把手遞了過去。

“你的手……”傅彧在南離的掌心摩挲了一下,翻過來看,還是忍不住的驚訝,“你一個千金小姐,手心怎麼這麼多繭子?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