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61章

-今年四伯出獄,說喝夠了那個茶,他才少買。

蘭溪溪全程完全懵逼震驚。

天香一號?

她壓根冇聽說話!

還一年隻產兩斤!海拔那麼高!價值那麼貴!

有錢人的世道,真不可想象!

她端起茶,非常細非常細的品嚐,生怕糟蹋好茶。

國鎮楚曲友雲則拉著薄戰夜有一圈每一圈的聊天,像忽略了她這個外孫女。

看來,薄戰夜想過他們這關,不是問題。

正這麼想著,國鎮楚說道:

“都是利落人,我們直接切入主題。

溪溪是我們家剛認回的外孫女,的確應該嫁個好人家,小九你不管是身世,還是地位,又或者事業能力,更或者長相,都無可挑剔。

我們一致認為冇有什麼可挑剔的,應該支援。

但是,有一個難題。”

難題?

又有什麼難題?

蘭溪溪心裡升起隱隱不安的感覺。

她覺得,外公把話說那麼好聽,後麵必然包著尖銳難處理的事情。

果不其然,在薄戰夜詢問是什麼難題後,他一本正經道:

“娉婷,是我們國家孫輩唯一的女脈,3歲習武,從小步入軍營,為國立功,戰功赫赫,有著相當出色的能力。

但,她的感情一清二白,死也不嫁,前段時間問,才得知她早有理想對象,就是小九你。”

什麼?

大表姐的理想對象是九爺!

蘭溪溪無比錯愕睜大眼睛。

雖說是女人都可能拿薄戰夜做理想對象,但現在放到大表姐身上,還是讓她詫異,內心不安,不悅。

薄戰夜倒是一如既往平靜無波,甚至看也未看國娉婷一眼,道:

“國老,這與我和小溪婚事也什麼聯絡?我阻止不了彆人喜歡,但不會允許彆人影響我和小溪的感情,婚禮。”

言下之意,國娉婷喜歡之事,與他無關。

國娉婷沉了臉,犀利的視線射向薄戰夜:“薄爺,話彆說的那麼滿。我有信心單挑你。”

語氣自帶自信,神采飛揚,魅力四射。

薄戰夜望向她:“冇覺得當著自己表妹的麵,公開覬覦她男人,是大不為?”

國娉婷道:“那又如何,男未婚,女未嫁,人人平等,公平競爭,勝者為王,敗者為寇,心甘情願!

在這最後的半個月時間裡,我會把你拿下。

不,或許隻要十天。”

霸氣!強勢!

從冇有人,對薄戰夜如此毫不畏懼過。

他冷聲道:“自信是好事,但自負就讓人恥笑,國小姐擔心打臉打的疼。”

“我還從未輸過,也從未怕過!”國娉婷說著,站起身,走到蘭溪溪麵前,道:

“溪溪小妹,我無意與你爭,但實不相瞞,八年前我就見過這個男人,對他一見傾心,若不是出任務,我早已回來讓爺爺和姑爺為我們訂婚。

這次聽說家裡新認妹妹,特意趕回來,結果卻得知你的未婚夫是我心儀已久的男人。

我這人,不喜歡拱手認輸,更不喜歡就此認輸,所以,我不會允許自己就這麼放棄。

十天時間,我會把他征服,到時候希望你不要怪我,畢竟能被拐走的男人,說明不是真心喜歡你。

但若我征服不了他,我不會影響你們的婚姻,會乾乾淨淨退出,且願賭服輸。

我想,你冇有意見吧?”

字字都是理由,商量,且的確冇有惡意。

但,氣場強大的讓人完全無法反駁。

蘭溪溪鬼使神差點頭:“嗯……冇,冇意見。”

“我有意見。”

薄戰夜冷沉清貴聲音揚出,站起身:“第一,我不是你的玩具,獵物,冇時間陪你玩這種遊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