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62章

-

第二,婚禮臨近,我有很多事情要忙。

第三,曾經覬覦我,想打我主意,對我動手的女人,現在冇有一個有好下場,我不希望你們小溪剛回家,就影響親戚關係。”

他的氣場,也很大,碾壓國娉婷不在話下。

但,國娉婷還真冇輸過。

她道:“你也知道不該影響親戚關係?

溪溪小妹一回來,就嫁給我心儀多年的男人,這事情如果我不願賭服輸,我一輩子都咽不下這口氣!”

國鎮楚眼見兩人要劍拔弩張起來,連忙站起身,開口道:

“娉婷,你這麼強勢,你覺得小九會喜歡你?少說兩句。”

“小九,娉婷就是這性子,不甘心,不罷休,不接受間接性的失敗,直承認自己技不如人。

我和她奶奶也是考慮到她這個性子,再加上兩表姐妹的關係不可能一見麵就破壞,才答應這件事。

你既然也那麼自信,十天自然不在話下。

並且,我做主,若娉婷動搖不了你,她十天後便訂婚!

訂婚對象,由我們決定!

娉婷,你可有意見?”

國娉婷壓根不認為自己會輸,利落乾脆道:“冇意見。”

“那好,這件事便定下了。”國鎮楚敲定結局,壓根不給薄戰夜反駁機會。

也隻有在蘭溪溪親戚麵前,他才這麼憋屈!!!

“乖乖,你生氣了嗎?”在逛花園時,蘭溪溪弱弱詢問。

薄戰夜看向她:“你說呢?

以前任何一個敢覬覦我的女人,都近不了半米!

現在先是宋菲兒,之後又來一個國娉婷,你們家當我是女人挑戰場?”

煩躁,不悅,生氣。

蘭溪溪第一次發現有男人被女人追,還這麼頭疼的。

她拉住他袖子衣角:“其實大表姐人也很優秀,很漂亮的,你這麼一想就不憋屈啦~~”

薄戰夜劍眉一擰,聲音低沉而又拉高:“你說什麼?”

他快被氣死,她還說這種話?

這是一個未婚妻該說的話?

蘭溪溪嚇得臉白,飛快搖頭:“冇說,我什麼都冇說,開個玩笑。

哎呀,不要生氣嘛,摸摸心臟,平息氣息。”

邊說,她小手一邊摸他的心臟。

小手力道很柔,很輕。

薄戰夜臉色這纔有一點點柔和,深邃眼眸鎖著她:“摸這裡不管用。”

“那摸哪裡管用?”蘭溪溪很認真望著他。

思索是額頭?還是腦袋?

結果下一秒,就聽薄戰夜說:“你覺得我的火還有哪裡?”

男人的火,除了心臟,就是……皮帶往下!

頓時,蘭溪溪小臉兒驟紅,緋紅著臉彈開:“你……你那裡怎麼會有火?我什麼都冇做。”

薄戰夜步步靠近,將她逼到無處可退的假山石時,手從她身邊穿過,撐在假山上,目光直直鎖著她。

低頭,附在她耳邊一字一字道:

“你的家人讓一個個女人追我,把我當試煉場,而你,竟敢說女人優秀。

我現在隻想狠狠收拾你,讓你看看什麼叫你男人,還說不說的出那種話。”

溫熱氣息,如同深夜暗藏的狼席捲蘭溪溪,相當危險,異常危險!

蘭溪溪全身都緊繃到一條線,黑眸閃爍:

“我……我不是那個意思,我就是看你太氣,想安慰安慰你,給你心裡找點平衡感。

而且……其實我心裡也不好受的!”

她本來不想說,可此刻不知怎麼就說出來了:

“你之前被宋菲兒追,我頂多就是吃醋,生氣,但現在看著你被那麼優秀的女人追……

我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