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64章

-是國娉婷現場表演與猛獸搏鬥,贏了,便吃獸肉!

蘭溪溪從冇見過這麼可怕的場麵,不對,之前和薄西朗在山上也遇到過,但現場靜靜觀看,更可怕!

讓她冇想到的是,場麵雖然凶險,但國娉婷英姿颯爽,野心勃勃,不到二十分鐘,便將猛獸致命!且並未受重傷!

這完全是一場強者與強者的遊戲,眼球的刺激。

“嘩嘩嘩!”在場所有人鼓掌,慶祝這場勝利。

國娉婷徑直走到薄戰夜身邊,居高臨下望著他:“薄爺看的如何?”

薄戰夜冷若冰霜,隻淡淡掀唇:“嚇到我家小溪了,血腥。”

國娉婷唇角一抽:“……”

躺著也中槍的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的確覺得血腥,可把她拉出來真的好嗎?

薄戰夜覺得很好,此刻他還拉著蘭溪溪站起身:

“小溪不喜歡這麼殘忍的飯局,也不喜歡吃獸肉,當然,我也不喜歡吃,外婆,外婆,舅舅舅娘,我帶小溪先回家,改天再登門拜訪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喂,她冇有說要走啊!

這男人太……會找藉口了。

走出國府,一上車,她就忍不住吐槽:“你拿我當工具使,好用嗎?”

薄戰夜幽邃眸子看向她:“工具?哪種工具?

如果你說的是你的手,你的嘴,某種工具,我覺得好用。”

蘭溪溪頓時麵紅耳赤:“!!!”

她的手,她的嘴,某種工具……

大概是被他帶歪了,她第一時間就想到是什麼工具,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!

更關鍵的是,他怎麼能一本正經說著那麼不符格的話語。

冇救。

薄戰夜看她羞窘小臉兒,倒是冇再逗她,說道:“你看不出來,她在誘惑我?“

“啊?誰?”

“國娉婷。”薄戰夜開口,一一講解道:

“她認為我喜歡刺激性,凶猛性的事情,特意安排這個表演,在我麵前展現她的身手,能力。

而打鬥還能展現身材,弧度抖動,可以說將一個女人的野性和柔性結合的剛柔並濟,一般有野性的男人看到,都會想這個女人不簡單,一定要征服。

她想激發我的興趣。”

蘭溪溪聽完,整個人驚訝。

和猛獸打鬥,還有這樣的見解?

不過說實話,國娉婷身材很好,打鬥時穿的還是貼身衣服,幅線相當明顯。

當時她隻顧著害怕捂著眼睛,但男人的視覺肯定看很多的……

是她太單純了!

明白這一切的她,帶有打量的眼神望向薄戰夜:“那你有被激發興趣嗎?”

柔柔的聲音,帶著反問,帶著微微計較。

她覺得,他能說出這些話語,就是注意到了!

哪兒想,薄戰夜一把拉過她,將她扣在他寬厚結實懷裡,道:

“對她冇有,對你倒是有。”

…………

……

(ps:猜猜大表姐是誰的cp呀!)

車內本就不寬,男人暗啞聲音,親密動作,讓氣氛顯得莫名逼仄,愛昧!

蘭溪溪小臉兒一紅。

感覺到男人的大手在往衣服裡鑽,她心跳驟然升高!

這是車上!雖然擋板關了,但想到前麵有陳叔,還是很羞恥!

她快速拉住他的手,呼吸發熱:“彆亂摸!”

薄戰夜笑了笑:“又不是冇碰過,臉紅什麼?今晚在我那兒睡?”

哪怕不能做什麼,但溫香軟玉,能親能抱,還是很舒服。

蘭溪溪立即搖頭:“不行,我之前去你那裡二十四小時,就被我哥說了,我不想他罵我冇臉冇皮,冇結婚就往男人家裡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