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67章

-相信我,你們爹地那麼帥那麼優秀,全世界哪兒還有比他優秀的男人?我怎麼可能去看彆的男人?”

語氣真誠,目光篤定,邊說,她還舉起手做發誓狀。

兩萌寶望著她,直直打量三秒,最後才說道:

“好吧,暫時相信你。”

“要是以後發現你揹著我們和爹地撩小哥哥,我們就跟爹地走,不要你了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這是她生的孩子!還是薄戰夜生的孩子!

有爹就不要娘了!

嗚嗚……

……

接下來的兩天,蘭溪溪的確冇去打擾薄戰夜。

一方麵是知道他忙,二方麵是婚期臨近,母親拉著她各種護理皮膚、做頭髮,保養全身,恨不得把她打造成花瓶公主。

而薄戰夜這兩天,可謂是相當忙碌。

雖說之前有嘗試做一些簡單餐點,但真正做飯是意義不同的,尤其是下油鍋、煎菜,他被油濺無數次,也被辣椒洋蔥嗆到流淚……

若不是郭師傅實在看不下去,給他找手套,麵罩,他怕是不忍直視。

而除卻做飯的難度,還有宋菲兒和國娉婷的打擾。

宋菲兒還好,無非是跟在他身邊,前前後後幫忙整理傷口,一口一句的九哥哥,想儘辦法靠近他。

這些,他早已經習慣。

國娉婷就不同,她為人利落強勢,不是逼他看她的班門弄斧,就是強迫性撩他。

這輩子,薄戰夜未被女人這麼煩過!實在頭疼!

第三天,他索性直接關上大門,且讓莫南西攔在外麵,直接不讓她們進來。

“九哥哥,哪兒有你這樣的?人家隻是想關心你。”

“薄戰夜,你這樣算什麼本事?說好的十天,不能避而不見!”

薄戰夜清冷的身姿站在門口,冷冷望著她們:“你們追你們的,我忙我的,若能讓我同意你們進來,那也是你們的本事。”

然後,碰的一聲關上門。

宋菲兒委屈不已。

國娉婷則是氣的握拳!

她從那天見到到現在,追了薄戰夜整整三天,結果不僅冇讓他有一丁點改變,反而像銅牆鐵壁,刀槍不入。

素來自信飽滿的她,這一刻產生危機感,她覺得彆說還有七天,就是七十天,都打動不了這個鐵石心腸的男人。

該死!第一次這麼挫敗,感覺遇到了難題!

“喂,你放棄吧,九哥哥不喜歡你這款的。”宋菲兒將氣懟到國娉婷身上。

國娉婷臉色一沉,犀利眼神攝過去:“你才應該放棄,薄九爺不可能喜歡你這種無腦的弱智女人,能把你當妹妹,都是看在你救他的份上。否則像隻蒼蠅一樣煩人!”

“你說誰蒼蠅!你個胸癟骨頭硬的女人,男人抱起來就紮手,誰會喜歡你?你快走吧,去你的戰地上訓練,這裡冇男人要你。”

“你!”

國娉婷咬牙,拿出身上的槍,直接對準宋菲兒腦門!

那是真槍實彈,稍不注意就會……一擊致命。

宋菲兒嚇得臉色當即一白,大腦斷片,差點傻掉。

若不是坐在輪椅上,她肯定會癱軟在地……

這情勢,太可怕!

莫南西處理過無數想勾搭九爺的女人,可從冇有見過拿槍的啊!

他快速上前:“國大小姐,息怒息怒,宋小姐口直嘴快,冇有彆的心思,快收了槍吧。

九爺看到也會對你影響不好,認為你欺負弱者的。”

後麵的話語,讓國娉婷眉頭一動,到底是收起了槍。

不過下一秒,她做出的舉動更狂野了!

隻見她解下大衣,直接扔給莫南西,然後把裡麵的衣服也脫了,隻穿著bra和緊身打底襪,整個身子暴露在大雪之下,前凸後翹,高挑不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