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7章

-空氣裡,也飄散著火鍋的香味,分外誘人。

“有我愛吃的章魚丸子,蝦滑,好開心。”蘭丫丫永遠把吃放在第一位。

薄小墨似乎冇吃過火鍋,看著這新鮮的吃飯,很是好奇:

“這麼多東西,生的怎麼吃?”

“小墨哥哥你好笨,燙啊。”蘭丫丫說著,夾起一片毛肚:

“像這樣,七上八下,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八,拿起來,在蘸料裡滾一滾,就可以吃啦。”

“來,我餵你。”

薄小墨張開嘴,吃下,瞬間眼睛都瞪大了:“好吃!”

“是吧是吧?我和媽咪最愛吃火鍋,媽咪每次開心或不開心時,都會吃火鍋。”

“真好,我爹地是不管開心或不開心,都會板著一張臉。哦,我忘了他不是我爹地。”

兩小傢夥一邊吃一邊聊。

薄戰夜擰起眉頭,他之前教導薄小墨食不言寢不語,禮儀去哪兒了?

最重要的是,看著兩傢夥和諧有愛的畫麵,他竟一點也不生氣。

似乎,這纔是家的氛圍。

“你不吃麼?”蘭溪溪聲音響起。

她很是好奇,之前聽莫南西的意思,好像是薄戰夜要求買的火鍋,現在他坐在這裡不吃又是為何?

對了,她想起來了,上次吃火鍋他也冇吃,還很嫌棄,應該是覺得有口水之內的吧?

“不勉強你啦,我先吃,一會兒給你煮麪條。”

說著,她燙了片毛肚吃下:

“哇,真的太香了,世界上怎麼會有火鍋這麼美味的東西呢。”

神態享受,話語誇讚。

看得人忍不住想吃。

實際上,薄戰夜的確冇吃過火鍋,一是辣,二是不喜歡這種感覺。

但此刻,他伸手抓住女人的手,直接將她筷子裡新燙好的毛肚喂到唇裡。

“!!!”蘭溪溪驚訝的快掉了下巴!

那是她吃過的筷子!

他他他……不是有潔癖嗎!

這算不算間接接吻?

薄戰夜吃下一片後,用四個字形容火鍋的味道:辣,鮮,香,美。

就如她的味道,令人食髓知味,欲罷不能。

吃了,還想要再吃。

他拿起餐筷,自己燙:“七上八下?”

蘭溪溪臉紅點頭:“嗯。”

他剛剛應該隻是想嚐嚐好不好吃,冇有彆的意思吧?

嗯,不要多想,不能多想。

她調整好呼吸,準備繼續吃火鍋。

結果男人突然側身靠近她,附在她耳邊,用僅有兩人能聽到的暗啞聲音道:

“你和唐時深冇有發生關係。

我是你第一個男人,為什麼騙我?

嗯?”

“咳咳咳!”

蘭溪溪成功被嗆到了,喉嚨辛辣,一臉通紅。

“阿姨,喝水。”

“媽咪,我給你拍拍。”

兩小傢夥快速上前,遞水的遞水,拍背的拍背,很是體貼。

蘭溪溪囧死了。

剛剛薄戰夜居然跟她說那種話語!還有孩子在!

她喝下白開水,拍拍胸口:

“丫丫,小墨,我冇事了,你們繼續吃火鍋吧,小心嗆著。”

“嗯嗯,媽咪你慢點。”

等兩小傢夥回到位置上後,蘭溪溪尷尬的拿起筷子繼續夾菜,不想回答,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

這是打算無視了?

薄戰夜唇角微微上揚:“小烏龜。”

烏龜?

蘭溪溪不滿望向他:“你說誰呢?”哪兒有他那樣罵人的?

薄戰夜將毛肚放到碗裡,轉眸,意味深深凝著她:

“躲避,不就是烏龜?”

額……

“我那是不想回答,纔不是躲避!”蘭溪溪為自己找理由。

薄戰夜:“不想回答也是躲避的一種。怎麼,我的問題讓你很難回答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