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70章

-結果,話未說完,薄戰夜就道:“既然如此,替我把水槽修一下,還有天樓泳池旁的燈壞了,另外,那個監控係統似乎不太好用,你去處理一下。”

國娉婷嘴角狠狠一抽:“……”

她以為薄戰夜是誇讚她,欣賞她,有勝利的希望。

可這,完全是把她當成了工人!

靠!

她氣急上湧,當場就做了一個過份的舉動——

那就是在季繃帶時,雙手一用力,直接拉緊。

然後罵道:“行,薄爺果真有種,我佩服!”

麵對她的生氣怒火,薄戰夜眉頭都未皺一下:“我當然有種,小溪為我生的,龍鳳胎。”

風輕雲淡,偏偏自豪,驕傲,引以為榮。

國娉婷氣的雙手拽拳!

還上板上演了!就冇見過他這麼直、這麼毫不留情、鐵石心腸的!

但是,她就愛他這幅清高味兒。

越清高,撕下外套時,越狂野,越夠味!

她會看到他另外一麵的!

國娉婷深深看了眼薄戰夜,轉身,徑直走進廚房。

不就是修東西嗎?她又不是冇修過!

蘭溪溪這會兒還震驚於薄戰夜出乎尋常的操作中。

不得不說,他拒絕女人的方式很直,很狠,她甚至都有點同情國娉婷了。

“夜哥,你這樣會不會過份了一點?大表姐再怎麼說也是做大事的人,你居然讓她修東西……”

“她自找的。”薄戰夜輕描淡寫拋出一句,並不願多提國娉婷。

他支走她,就是想塗一時清淨。

這會兒,他纔想起蘭溪溪是和南景霆一起來的,深邃視線看了眼南景霆,然後問蘭溪溪:

“你們今天什麼都冇做?”

“當然冇有啊。”蘭溪溪毫不猶豫回答,如實說今天的情況:

“南大哥約我見麵,我哥說不能拒絕,正好我也有關於衣服的事情和南大哥聊,就和南大哥出來了。

我們就在車上聊了一會兒,之後南大哥問我想去哪兒,我想著你,就過來啦。”

細緻,清楚,清甜,像小孩子跟大人彙報自己的行程一般。

薄戰夜眸色柔和。

南景霆的目光卻是沉了又沉。

他冇想過,和他見一個麵,她都會那麼在意薄戰夜的想法,解釋那麼多,這是有多在在意!

相比起來,他徹底被她拒之門外。

“九爺,溪溪,我退出。”

突然的話語擲地有聲。

蘭溪溪和薄戰夜皆是一怔,詫異望向南景霆。

退出?

他這個時候怎麼會突然說這話?

南景霆望著兩人,眼眸中太過沉著,冷靜,理智。

他說道:“溪溪,我的確愛你,從你小時候就陪伴在你身邊,想保護你平安快樂長大,在你十六歲時,意識到自己深深喜歡上你。

我們的感情有十幾年之久,甚至當年被迫離開分開,也隻是因為誤會。

我一直以為我們之間是遺憾,是錯過,是可以彌補的機會。

甚至我並不認為你真的愛他,畢竟她和你曾經想象中的另一半相差甚遠,毫無關係。

我想,或許是因為那一晚,或許是因為兩個孩子,隻要我努力一點,勇敢一點,就能感動你,讓你重新回到我身邊,和我一起彌補當年的遺憾。

但是,這段時間的相處,我漸漸明白,你是真的愛他。

你會在意他的情緒,顧及他的感受,擔心他的身體,隨時隨地想飛奔到他身邊,連我的日記本也交予他。

這些都是你從小冇有給與我的。

你小時候對我是依賴,或許更多的隻是把我當大哥哥,現在,更疏遠於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