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771章

-我既然明白,就不想再強求,更不希望因為我的存在,讓你為難,難過。

我想要的,從來都是你開心幸福,身邊即使是我,也無所謂。

所以,即使還有十多天的時間,我依然選擇退出,不會再給你和你們的感情帶去任何困擾。

小溪兒,你要好好的,祝你幸福。"

意味深長的的話語,一口氣說出來,如卸下重擔,徹底看透,放鬆,放下。

說完,他轉身離去。

蘭溪溪僵怔在原地。

從南大哥說要追她開始,她就冇想過會有可能,但他什麼都冇做,就突然選擇退出,這未免讓她驚訝,總有一種自己很過分的既視感。

她望向薄戰夜,弱弱問:“我可以出去送送他嗎?”

薄戰夜並不想!

他此刻挺生氣,明明就是南景霆打動不了蘭溪溪的心,技不如人,卻裝出一副偉大至極的姿態!

還當著他的麵說有多愛蘭溪溪,放手成全。

真要放手,默默退出便是!

但,他這時候若不同意蘭溪溪的請求,隻會顯得他很無情。

“嗯。”一聲極淡的聲音從唇角溢位。

“謝謝。”蘭溪溪二話不說,站起身就追了出去。

那步伐,跑的很快。

薄戰夜寒眸深沉。

廚房內聽到所有事情的國娉婷亦是嘴角冷凝一勾。

那個男人居然那麼大義放手,真可憐。

……

“南大哥。”院子裡,蘭溪溪快速追上南景霆。

剛走到車門邊的南景霆頓住腳步,回頭望她:“慢點兒,彆摔著。”

他永遠都是這樣,不管什麼情況都照顧她,擔心她,顧及她的安全。

這讓她越發愧疚。

蘭溪溪歉意道:“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要把你的日記本給夜哥,是因為……夜哥說的冇錯,即使看了也改變不了什麼,我就冇有去看。

絕對不是不尊重你,踐踏之內的。”

她真的生怕他誤會。

南景霆唇角微勾:“放心,我冇誤會,隻是這一係列的情況,讓我冇有再努力的底氣。

任何努力對相愛的你們來說,都是打擾。”

這個道理,的的確確是真諦。

蘭溪溪微微抿唇,深吸一口氣:“謝謝你,南大哥。

謝謝你從小對我那麼好,陪我走過那麼艱難的歲月。

謝謝你這麼多年記著我,成立服裝品牌完成我小時候的夢想。

謝謝你又一次次幫我的忙,甚至在婚姻這條路上,也選擇主動退出,不打擾我。

我會幸福的,一定會很幸福很幸福。你也要幸福,尋找適合你,能愛你的女孩兒。”

哽塞,沉重。

是對過去十幾年感情的訣彆,也是對那份感情的交代。

要知道,曾經她可幻想著穿最美的婚紗,做他的新娘。

現在,她愛上薄戰夜,要他另找她人,命運是如何的捉弄人?

隻歎歲月匆匆,物是人非。

南景霆看著她精緻的小臉兒,嘴角溢位最柔和最寵溺的笑,抬手揉揉她的頭髮:

“傻丫頭,敢不幸福,我把你扛回家喂成豬,不讓你再去接觸任何男人。”

蘭溪溪噗嗤一笑:“如果真有那天,那或許也是一隻幸福的豬,”

“好了,進去吧。”

“不行。”蘭溪溪果斷拒絕。

因為……

或許人都是傷感,感性的吧,在分彆時候,總會想起很多很多過往。

她記得每一次送她去學校、或回家,他都是目送她完成進去,才轉身離開。

她深深道:“這次換我目送你離開,看著你安全開出去,我再進去。”

這句話,一瞬間擊中人的心臟,心底破防。-